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影视快递 >

《三傻大闹宝莱坞》--不界定自己的身份,不局限于思维

2018-06-13 22:13:57 杭州在线
原标题:伟大的事物,总以轻松的心来完成
作者  心上的文字
 
所有人类的思维、话语或举动要么基于怕,要么基于爱。这一点你们别无选择,因为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好选的了。但至于选怕还是爱,你们可以自由决定。
 
——《与神对话》
 
        作者:「美」尼尔・唐纳德
 
 
01
 
你受到的教育让你自己活在怕中。你曾经听说最合适的才能生存,最强大的才能获胜,最聪明的才能成功。极少有人说起最有爱心的光荣。所以你拼命想成为最合适的、最强大的、最聪明的。
 
然而,最伟大的提醒者并非他人,而是要听随你自己的心声,只有成为了自己,才能让生命绽放绚丽。生活,是创造自己的过程。
 
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讲述了四个大学生在校园里求学的故事。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有着不同的爱好,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天赋,他们相遇在这所印度最高等的帝国理工学院。
 
影片戏剧性的故事和幽默的表演对观众来说都是一次笑中带泪的领悟。兰彻・欧德斯・萨马蒂斯・查汉,人如其名,特立独行。对兰彻来说,读大学,纯粹是为了享受学习的快乐。他从不关心是考第一还是垫底。
 
不得不说,兰彻这个人物,对于当今学子如何面对学习的心态具有启发性。
 
他学习的过程很轻松,没有任何目的和功利性,在这样的过程中,兰彻不仅学习到了知识,更懂得用爱的感知力,热心帮助身边的同学,让他们找到自己的自信,活出自己的生命。
 
反之,如影片中的查尔图一样,他虽然能死记硬背下所有的知识,但是他所学习到的知识是呆滞的,不是流动的,他的所学只为自己的欲望和炫耀服务。他是知识的接收器,而非生命的创造者。生命没有发展,他利用知识来赚取利益。
 
学习知识,自己先吸纳知识,然后才吐纳出自己淬炼过的思想精华,在分享中再次更新和创造,世界才会在这样的良性循环下不断发展。
 
兰彻,在求学中,他的心态是最轻松的,不但机智过人,还表现出无畏的勇气。
 
 
02
 
大学传统开学第一天,新生要穿内裤向学长致敬,脱裤、行礼、盖章、验收,报上名。而兰彻却用自己的方法坚守尊严。
 
他不顾学长的威胁,直奔入一间房间里想出对策,给了学长一个狠狠的教训。将电线绑在一个不锈钢的汤匙上,学长本想教训兰彻没有听他的指挥,撒尿在兰彻门前,哪知他的尿液洒在了导着电的汤匙上,痛得他哇哇大叫。他用上了初二学习过的物理知识。
 
他为什么敢于在老师面前表达自己的思想?因为他真正地爱机械,爱知识,求学的过程是对无限的探索。
 
珍惜课堂上的分秒,与老师的精神交流;没有参杂个人的私欲和情感,没有应付,也不迎合老师。他对待知识和老师的真诚表现在:独立思考。
 
而老师,却将知识变成自己的武器,以此任意使用教育者的权力来惩罚学生。对待知识和学子不客观,一旦遇到了独立思考的人,这些老师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位独立思考者赶出教室,或是开除他们,就因为他不听话,威胁到了他们的习惯性的、让自己舒服的教育方式。教育不是传递新思想,而是对旧有的思想进行按摩。
 
他们喜欢学生执行他们的命令。他们喜欢机器人。如查尔图的学习就是死记硬背,再难的书本他也能统统背诵下来,老师们都很喜欢他,甚至学校的教师节开幕演讲,都委派他来担当。
 
兰彻想修理一下这位自私的家伙(每次学校考试前,查尔图都会在每个宿舍房间里的门缝里塞进一本色情杂志,让他们第二天的考试分心)。
 
他偷偷将演讲稿里的“善诱学生”改成了“色诱学生”;将“财富”改成了“乳房”。查尔图是乌干达人,对于印度语,有些不会读,也不知道其意思,但是他可以一字不漏地背下来。当然了,你可以想象,全场笑声不绝。
 
这就是兰彻,他不仅幽默,敢于想象,也敢于挑战常规,带着慈爱。他对“毫米”(学校的杂务工的绰号)建议,上学不用交学费,买件校服,溜进教室就可以听课了。他给钱给“毫米”,买件校服。
 
他不会用书本知识束缚思考,不用单一的方法解决问题,他不会被束缚在教条中。
 
当老师问“机械的定义是什么?”兰彻列举了生活中的很多例子:风扇、电话、钢笔尖、裤子的拉链等。老师只要来自书本上的标准答案。查尔图将书本上对于机械的定义流利地背诵出来,老师非常满意。
 
兰彻反问老师:“单纯地死记硬背有什么意义?”
 
老师说:“你觉得你自己比课本牛吗?”如果你想及格,就用课本里地定义!“
 
因此,他常被老师们赶出教室。他就自由地穿梭于不同的班级和教室中听课。在他眼里,知识没有高低,大一、大四都是知识,都可以学习。
 
他不沉溺于习惯和集体意识中。比如每天早上同学们都会争着浴室冲凉,而只要有水,他可以在学校任意一处有水的地方洗澡,哪怕是路边。
 
 
03
 
你受到的教育如何释放出天性的自由?“只有做你自己!”
 
法尔汉是兰彻的好友,他俩同住一个宿舍。法尔汉在出生时,命运就被父亲盖上了戳:他是家里未来的工程师。可他却热爱摄影,而且是野外摄影,在家里的墙上挂满了摄影作品,都是在野外拍摄的动物。
 
他考入工程学院,是实现父亲的理想,不是他自己的。因此,他的学习成绩始终不好,而兰彻每次考试第一。
 
一个夜晚,他们三人坐在一起喝酒,发泄,兰彻告诉法尔汉,他考试第一的原因是:工程系就是他的兴趣爱好。
 
而法尔汉呢?摄影本是他的爱好,可被家庭观念封锁了自己的热情,到了别人的跑道,所以他跑起来很累,他是在为别人而活。
 
拉杜接着问:“我爱机械工程,为什么还是不行?因为你恐惧未来。兰彻指着他手上的圣戒说。焦点放在未来,会错过眼前的风景。心念都放在担心害怕上,无法投入在当下的生活。他们一个生活在虚幻中,一个生活在恐惧中。
 
一天,法尔汉收到了偶像野外摄影师安德烈伊斯特凡的邀请信,他兴奋不已。信是兰彻帮他偷偷寄出的。他一直恐惧了很多年,因为他知道,这个决定父亲一定很伤心。
 
在兰彻的鼓励下,他选择放弃面试工作的机会,向父亲吐露自己多年的心声。
 
父亲说:“五年以后,没有自己的房子,你会后悔。“
 
法尔汉说:“如果当工程师,才会后悔。我想做自己。“
 
父亲还说:“所有的人会嘲笑你。亲戚们都会为你在帝国工程学院读书而骄傲。现在,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
 
法尔汉说:“我做动物摄影师钱赚得少点,房子小点,车差点,但是我会快乐,我会非常非常地快乐。这一次,想自己决定。“
 
听了自己儿子的内心表白,他用慈悲的声音对儿子说:“一台照相机需要多少钱,看退了这台电脑够不够,不够我再加。“
 
儿子紧紧拥抱着父亲。父母的这份无条件的爱,是对儿子最美好的生命祝福。父母不也是在这份爱的支持中学习和成长吗?
 
后来,法尔汉陆续出版了摄影集,兰彻每本都收藏。
 
 
04
 
面对自己的孩子,扪心自问:父母真的做到了无条件地爱吗?他们用家里的经济条件、自己的愿望、社会的标准给自己的孩子施加压力了吗?
 
当第一次兰彻和法尔汉走进拉杜的家里,看见家里的情况不如人意。破旧的天花板漏水不停,瘫痪的老爸、咳嗽的老妈,要让家人更新换代,只能靠拉杜了。他是一家人的希望。姐姐的嫁妆,全靠拉杜读书赚钱了。
 
拉杜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考入理工学院,他在宿舍里供奉佛像,每天对神明祈祷:“如果你能保佑我一切,我就每日供奉您。”家里的负担压着他,他不得不哀求神灵保佑,纵然感觉是在与神灵做交易。
 
为了维护他与兰彻的珍贵友谊,拉杜在“病毒”的逼迫下跳了楼,他选择了宁愿自己死,也不出卖朋友。那一跳,让他断了16根肋骨,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但是却让他彻底重生。
 
走进死亡的体验,也是拉杜旧意识的消亡,这个旧意识对拉杜来说,就是恐惧。拉杜替代法尔汉参加了面试。在几位严谨的面试官前,拉杜告诉了自己这次跳楼的事实,他表现得很自信。这次,他没有祈求神赐予这份工作,而是感谢神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当面试官问道,他在学校的成绩一直都不好的原因时,拉杜笑着回答:“恐惧!父母寄希望在我让家里摆脱贫困,我感到恐惧;到了大学同学们疯狂竞争,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令我更加恐惧。恐惧的心理影响了成绩。只有祈求上天的恩赐。“
 
当招聘公司希望他改变其直率的为人方法,也许会考虑录用他时,拉杜肯定答道:“摔断了两条腿才让我真正战了起来,得到这样的生活态度很不容易,我不会改变的。“
 
面试官看到太多那些为得到工作,而变成好好先生的应聘者,而拉杜因真实与自信,被录用了。
 
 
05
 
跟随影片的故事,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看教育者。
 
当自己是恐惧的种子,如何向学子开启健康的思想与心灵的光明?这位好胜心和头脑一样强大的院长,大家给他一个绰号“病毒“(思想上的病毒会长久地毒害身心),他害怕自己被别人超越,自己活在紧张恐惧中。
 
院长的生存逻辑是:“生命从谋杀开始。他对大自然的理解是不竞争,则死亡。”所以他的儿子本想做一名作家,就是被他逼迫要成为工程师,结果自杀。死因对这个父亲来说,一直被蒙在鼓里。外面的表相是自杀,谁是主谋?
 
我们往往在生活中看到的罪犯都能找出犯罪事实,但是,教师和家长在精神上对孩子的影响极其深刻,斑斑劣迹还不易找出罪证。
 
大学生乔伊・洛沃热爱机械,他设计了一个作品,直升飞机上带摄像机,可以在飞行中进行录制。他为这个设计充满了信心,不过家里父亲中风而影响了他无法集中精力完善设计作品,导致他无法按时交作业。
 
当他苦苦哀求院长给他时间,并想邀请父亲来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时,“病毒“当面残酷强硬地回绝他:”今年你无法毕业,你的设计作品不切实际,父亲不必来了!“他彻底绝望了。他万念俱灰地将这个作品丢进了垃圾桶。
 
这一幕被兰彻看见,他将其拾回,对乔伊・洛沃的作品进行了完善。兰彻设计出来后准备给乔伊・洛沃一个惊喜,却发现他在房间里自杀了。
 
尸检报告上写着:气管遭受到外部压力过大,窒息而死。可是在下葬当天,兰彻在雨中质问院长:“工程师太聪明,没有一种机器可以测量精神压力,警察和乔伊的父亲都认为是自杀。“
 
兰彻认为现在的教育制度有很大的漏洞!他对“病毒“谈了自己的看法。好强的院长认为兰彻在挑衅他,愤慨之下拉着他来到教室,让他给大家讲课。
 
兰彻站在讲台上,环顾了四周,打开讲台上的一本书,在黑板上写下了两行字,转身对同学说,看着黑白上的字,用30秒的时间找出答案。他话音刚落,无论同学还是学长,包括院长,都开始急速翻阅书本,寻找答案。30秒到了,无人应答。
 
当老师抛出一个问题的时候,学生们习惯性地、下意识地在书本里去寻找,可是找到答案又如何?兰彻看着大家说。
 
当你对获取新知识不再感到好奇和激动时,知识会增加吗?不会,增加的只有压力。兰彻道破:这是训练和教育的区别。他最后宣布答案——黑板上写的只是他好朋友的名字:法尔汉和拉杜。全场大笑。院长“病毒“笑不出来,张红了一张脸。兰彻对他说:”我在教你,如何教学。“说完,他跑出了教室。
 
    学习知识的意义是什么?不是仅仅死啃书本,为了将来有份好工作,赚大钱,买大房子,拥有好生活的筹码。这些都不是。
 
    知识是为了服务生活,还有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是一体,没有彼此;懂得理解与宽容和尊重。而这些词汇的后面,是真切的行动,在人与人之间的交汇中,让内心感受到温暖和爱。
 
    说这些是知识也好,超越知识也好,都是给人世间注入美好的价值观与力量。学习还要与自己的生命体验结合,将学到的融入生活中,才会将知识活化,更新。
 
 
06
 
他在学校里做出了很多无法用常人想到的事情。高傲的院长,哭着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了那支太空笔,将笔别在了兰彻的体血衫领口上。
 
32年来,他一直在等待的这位优秀学生,也打破了他内心的坚硬和固执的思维。他俩相互对视,一个笑里含着泪接纳,一个哭着真心给予。
 
在镜头里,“病毒“哭着摸着自己上衣口袋空空的地方,那里曾插着骄傲和自大,现在的他看上去如释重负。
 
10年后,他们在遥远的乡村学校里与这位心中的神又重逢了。查尔图靠死记硬背过上了富裕的社会生活,而兰彻用自己的创造力和爱心,启发更多人爱生活,懂得发现生活的新意,为世间输送和创造出更美好的发明。
 
他像风一样的自由,他像风筝一样地高飞。他真实的姓名是苏克・旺度,拥有400项专利,是全世界的宝贝,是查尔图心中的神。只是在10年以后,他才真正认识到这个神。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也是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
 
兰彻,不界定自己的身份,不局限于思维,认识自己的心。他轻松地学习,也轻松地成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