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影视快递 >

《恋恋笔记本》--你本是光,而我想却成为你的太阳,此生有缘无分

2018-06-12 22:55:33 杭州在线
原标题:我说我下辈子要变成一只鸟,你信吗?
作者  筱念凉
 
电影《恋恋笔记本》里女主艾莉第一次和男主诺亚去海边玩时兴奋异常,像个小孩子一样张开双手,迎着海浪,不断地尖叫着,不停地说:“我下辈子会成为一只小鸟~”还老是问诺亚信不信,最后硬要诺亚一起说,他也会成为一只小鸟,表示两个人会永远不分离。
 
诺亚看着可爱的她一脸幸福,紧紧地把她抱起来,连连应答会的会的,“我是一只鸟,一只鸟~”画面简直美得不得了,也非常让我感动,那份美好,甚至超过他们一起睡马路,一起划船,一起跳水,一起一起这里这里,那里那里。
 
当然最后他们也确实是像双宿双飞的小鸟一样,双双栖息于同一张床上,同一时间,彼此双手交叉紧握离开了有着些许不美丽的世界,自由自在地飞向了没有任何阻碍的理想国度,一个不再有生老病死与老年痴呆和心脏病的天国。
 
 
然而今天想讲的却是另一部电影,今年戛纳上的一小“黑马”,虽然最终遗憾落选金棕榈,但是它刷新了20多年来的戛纳场刊记录并得到3.8分的成绩,豆瓣超高分的点评,国外无数人的追捧,什么都不能阻挡它成为今年度最优秀电影之一的光芒,它就是李沧东导演时隔七年后的又一力作——《燃烧》。
 
听说其灵感来源于村上春树的《烧仓房》,同时也受到了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烧马棚》的影响。导演表示一开始其实是想让其他年轻气盛的导演尝试拍摄的,但后来因为自己看了福克纳的书后觉得自己的解读会更精准,自己拍摄会更好,才着手拍摄。
 
而且女主惠美,全钟淑也是他“万里挑一”选出来的新人,第一次出镜就当任主角,却挑不出任何不好的毛病,可谓后生可敬,看电影的时候我也是被她的演技完全的折服,喜欢既秀气又真诚的她。
 
电影里她就像一只渴望飞翔的小鸟一样,也像一只受挫的小鸟一样让人心生怜悯,可又好像特别干净,柔美。
 
即使在电影中毫无顾忌地袒胸露乳,把自己的身体展现出来给观众“大饱眼福”,很多影评人也把她的“裸露”作为看点来博眼球,但是我觉得那无非就是一种误解,一种残忍,明明她是那么孤美,有着那么坦荡荡的真,却把她看得变了质。
 
她说,在非洲有一种饥饿叫:小饥饿与大饥饿。
 
小饥饿代表身体本能的需求,维持生命的需求,既吃吃喝喝;大饥饿则代表精神上的追求,是一种更加高尚的,对生命的质量的追求,一种思考。
 
她也说,她不知道大饥饿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方式与意义,她还不明白到底应该为什么而活,怎么活有意义,因此她必须去一趟非洲,去找寻自己所追求的理想层次。
 
对于在兼职时突然偶遇的多年未见的男主钟秀(刘亚仁饰),她也像小时候一样还是对他抱有念想,对他坦诚,也对他尽情,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献给了他,同时也把自己不愿见生人的爱猫托与他照顾。
 
你说是寂寞也好,是孤独也罢,然而我看到的却是两个失散多年的默契灵魂再一次相遇的欣喜若狂的美妙的心意传达。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命运总是比较喜欢弄人,一趟非洲回来,她认识了一个年轻有钱的“哥哥”本(史蒂文·元饰),在“哥哥”的魅力前,渐渐地把自己迷失了,或者是小小的赌气,小小的生气钟秀他的木讷。
 
她爱自由,她也爱追求精神上的美好,她希望能通过自我的努力弥补自己的空虚与不美好,她知道哑剧的魅力,她能活灵活现的尽情为人表演,不管是非洲原著舞蹈还是“剥桔子”。
 
但现实中金钱的束缚让她看似坚强实则疲惫不堪,可她依然像个孩子一样纯净,疲惫了能随时随地地睡去,开心了能咔咔大笑,悲伤了就任由眼泪滑落。
 
喜欢放飞自己,喜欢夕阳,喜欢云彩,也喜欢空旷的田野与寂寥相伴,更恨不得让自己化成一道晚霞,泪湿眼眶。
 
可是,还是没有人懂她,没有人真正的了解她,跟上她的步伐,就算是钟秀,也总是慢了一拍。
 
就像在钟秀的老家,面对辽阔的田野与夕阳,在大麻的作用下,她忘乎所以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化身一只小鸟,自在飞翔,感伤流泪,最后却换来钟秀的一句:“你怎么能随便在男人面前脱衣服,你以为你是妓女吗?”
化为小鸟
 
她那么顽强,她又是那么柔弱,她又怎能忍受得了最爱的钟秀的质疑,她只能又一次踏上了“哥哥”的车,绝尘离去。(相比于接机时钟秀的拱手相让,这一次她更加伤心。)
 
在惠美的公寓里,她曾和第一次到她房子的钟秀说过她房子的采光不怎么好,可喜的是阳光会借着南山塔照进来,即使时间非常短暂。好比她对钟秀的感情一样,爱,却深藏不露,短暂却不可磨灭,不能救药。
 
即便到了最后,她不能再回到这里,不能再像小孩一样嬉笑怒骂,像小鸟一样舞蹈,像大师一样表演哑剧,也不能与钟秀说“我爱你”,也让足够让钟秀心疼,让他后悔和不能放弃去寻找。
 
她太让人妒忌了,钟秀亦然。
 
他们像“两小无猜”一样的伤害了对方,又离不开,放不下。糟糕的却是没有机会说对不起,像小时候钟秀说惠美长得丑一样,像惠美为了好看整容一样。
 
有的,只是不再让最大的凶手逍遥法外,不让烧塑料棚的愉悦声音再响起来,在凶手的心中产生快感。
 
 
本说:“钟秀,你知道吗?钟秀你对于惠美是特别是存在。惠美和我说过,你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说你是始终会站在她那边的人,听了那话,平白无故妒忌起来,活到现在,从来还没妒忌过谁呢。”
 
是呀,又有谁能像钟秀一样,木讷的同时又审时度势,无法自救却救人于水火(指代工作,金钱,理想和对惠美的感情),知道本的所作所为后不再沉默,不再迟疑,决计让本死无葬身之地,像他的霸占的“塑料棚”一样,在自己的保时捷里了结一生,燃烧殆尽。
 
福尔斯特说:“即将来临的一天,比过去的一年更为悠长。”对钟秀来说,也许不止明天会悠长,也许此刻,也许在惠美消失不见,也许在知道本的为人时,就已漫长无比。
 
燃烧,燃烧的不仅仅是怨恨与私欲,燃烧,燃烧的更是一种心理的不平衡,一种病态的扭曲,难以轻易改变的阶层思想。
 
想必定是饥饿难耐,填充有误,才造成了我们各自的不平等或寂寞空虚。
 
然饥饿感,对他们,对我们,对世人,又何尝不是一直都伴随在侧,燃烧,燃烧,燃烧,直到不再有罪恶感,不再有伤害,又谈何容易。
 
你本是光,而我想却成为你的太阳,此生有缘无分,来世,愿能在天为鸟,到那时你愿意和我一样吗,钟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