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影视快递 >

《百鸟朝凤》排片从1%飞跃至7.4% 累计票房达到6318万元

2016-05-24 10:58:50 杭州在线

 《百鸟朝凤》的剧情简介:在无双镇,吹唢呐这种传之久远的民间艺术,绝不止于娱乐,更具意味的是它在办丧事时是对远行故去者的一种人生评价——道德平庸者只吹两台,中等的吹四台,上等者吹八台,德高望重者才有资格吹“百鸟朝凤”。“百鸟朝凤”这支高难度的曲子,也只有领军的唢呐高手才能胜任。整个无双镇,只有四方闻名的焦家班班主焦三爷能吹“百鸟朝凤”。焦三爷老了,急需培养接班人。挑谁?培养谁?怎样培养?如何率先垂范?徒弟游天鸣初进焦家班时年幼稚嫩,对焦三爷十分敬畏,虽然心有不甘被父亲“抛弃”在焦家班学艺,但仍有为争家门荣光全力博取师父赞许的信心。能够进入焦家班的学子必须人品端正,忠守唢呐艺人的德行,从骨子里做到“唢呐离口不离手”,为考验两个徒弟是否符合标准,陶泽如这个面冷内热的黑脸师父使尽招数。

百鸟朝凤

 电影《百鸟朝凤》票房超5000万元。而截至发稿时该片票房已超6318万元。为该片宣发奔走的“志愿队长”、劳雷影业总裁方励坦言,这个成绩已经远远超过大家的预期。方励表示:“票房本来对我们就是没有钱的意义的,票房只代表有多少人观看了这部电影。因为我们做志愿者是没有利益瓜葛的。”

 

 截至发稿前,电影《百鸟朝凤》票房已超6318万,为该片宣发奔走的“志愿队长”、劳雷影业总裁方励受访时坦言,这个成绩已经远远超过大家的预期。而影片此前曾陷入长期找不到发行、宣传方的困局,电影的宣发费用是由劳雷影业方励一家、影联传媒、《百鸟朝凤》志愿者团队三方各出100万(共300多万)一起承担。方励透露大家约定不赚钱,所有赚出来的利润都无偿捐献给中国电影基金会下面的“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方励说:“收不收回成本不是我们关心的事,全部利润都会捐献给这个基金。”

 

 传言影片有1500万成本,方励称这个数据差不多,“应该是1000万出头的制作,后来宣发工本费几百万,按照总共1500万计算的话,4000多万是能够收回成本了。”跪求排片事件后,影片排片由原来的1%飞跃至7.4%以上,上座率一度高达36%,票房也由之前的300多万升至超6318万的成绩,方励称也会为影城经理们高兴,“在这样的排片试验后,观众是买单的,年轻、中年观众都走进影院。”

 

 作为劳雷影业总裁,制片人方励也曾出品过韩寒的《后会无期》、李玉的《观音山》《二次曝光》《万物生长》、新锐导演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等影片,所投拍的影片多被贴上“文艺”标签。谈及合作影片或者导演的标准,他称和团队有个共同约定,只做好电影,不好的电影不做,“既然热爱电影,我们是第一批的观众。如果故事、意境或者风格无法打动自己,怎么好意思介绍给观众呢?制片人是把好片分享给观众。”

 

 他称电影的故事、有可能带来的观影体验都是制作电影考虑的要素,“制片人不是要扶持年轻导演,而是选择有什么好的电影推给观众,要对观众负责。”去年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获得好口碑,但影片不到100万的票房没有收回成本。方励称即使一开始会怕收不回成本,还是会坚持做这样的影片,“我跟导演在一起做剧本的工作有3个月,做了各种尝试,看能不能加入成年人,这样用(成年)明星好宣传一些。后来发现难以植入成年角色,就保持原样。打动我们的是电影里非常朴素的西北顽强小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仍然活得阳光灿烂。更打动我的是曾经水草丰茂的地方,因为工业破坏、水土流失变样了,还有文化的失传,我会本能惋惜心疼。这样的电影能给观众一些思考。”做的电影有的赚钱了,有的电影赔钱也要做,方励坦言自己早已经有了这样的平衡心态。

 

 谈及文艺片现今窘境,方励直言大众简单粗暴把文艺片和非常小众的作者艺术片画了等号,这是很大的误区,“有些作品是导演纯粹个人表达,不考虑观众的。但我们讲的《万物生长》《二次曝光》《后会无期》这些,如果我要给它们贴一个标签的话,我会贴‘主流文艺片’标签。因为它是兼顾了可看性的,追求了制作精良和画质漂亮的。大家非常粗放地把这样的文艺片跟小众作者电影混为一谈。”

 

 方励认为,做商业类型片要有文艺片的冲动和追求,而在做文艺片的时候,要懂得商业片的操作和运作,甚至增加一些商业片的元素,“(很多人)买一个IP往上贴,这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我们在做艺术片或者是文艺片的时候,也不要那么自以为是,不要这么矫情。我们放松自己一下,照顾一下观众的眼球,对观众一定要友好。我觉得做电影永远是给观众做的,哪有为自己做电影的。只有极其小众的作者电影是那样。其实我个人的偏好是给大众做电影。”

 

 《百鸟朝凤》跪求排片的成功不可复制,文艺片低排片的窘境显然未来不能都靠“跪求”来争取。方励坦言文艺片既然要走大众化的市场机制,首先从内容的创作就要考虑到院线的特点,“我们在影像、语言、结构,包括节奏上面要有所改变,这不叫迎合大众,而是让大众能够有一些视觉的享受,有比较容易读懂的故事情节。”而另一方面,他希望会有政府的一些方式来解决市场问题,给不同影片排片空间,“就是在市场的末端给予一些支持,宏观指导和调控,让(上映影片)能够有差异化。”他认为文艺片其实也有很多观众,呼吁艺术院线的建立,而现今艺术院线建立首先还要解决片源的问题,“你看看北京电影节所有的票抢光了,只是一个电影节的机会就那么几天的时间,引进了那些优秀影片在影展期间放一放,大家观影的热情就有了。为什么不去良性的引导和扶持呢?”

 

 导演资料:

 

 吴天明,1939年12月5日生于陕西三原,中国内地男导演。

 

 1960年考入西影演员培训班,1976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1984年执导影片《人生》获巨大轰动,好评如潮,获得了第八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1988年导演了电影《老井》,获得第八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导演奖,第七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1994年吴天明执导《变脸》,获得1995年华表奖最佳对外合拍片奖,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3]2002年执导张瑞敏原型创作电影《首席执行官》。

 

 2012年在《飞越老人院》中饰演老周。2013年9月凭借电影《百鸟朝凤》在第22届金鸡百花电影节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奖。

 

 2014年3月4日中午,吴天明因心梗离世,享年7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