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印龙原创 >

那个对生活抱着梦想的年轻人,依然还是自信的充满希望

2018-04-16 21:52:43 杭州在线
原标题:人生虽不易,但谁也不能让我放弃
作者  康南风
 
 
腊日的太阳晒得地面滚烫,就连车胎碾过都要冒白烟,更不说光脚的何耐了。
 
刚送一趟外卖,因为跑得太急,何耐一只脚插进了小区地沟里,那粗铁丝做成的下水实在紧,眼看着送餐时间快超了,心急如焚的想要将腿拔出来,一挣扎后,腿是拔了出来,可鞋是彻底掉里面了。
 
看着那使蛮力都没办法拽起来的防护,何耐叹了口气,不再犹豫,继续坐上了那辆破旧的二手电瓶车。没办法,接下来还有几个餐需要送,何耐只得光着脚继续送餐,因为剩下的时间都不太多。
 
何耐连续闯了好几个红灯,好几次差点撞上正常过路口的车。小车里的司机生气的按着喇叭督促他赶紧让开,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群不守规矩,肆意横行的马路祸害。每次他们碰到这种情况,都是满嘴的脏话,跟身边人骂骂咧咧的抱怨,这群人,迟早得赶出城市。
 
何耐何尝不知这样做很危险,只是做了这份工作,如果不闯红灯,好几个餐都得超时。
 
系统派发的任务让他叫苦不迭,过去从来不受过这样的苦,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将这个昔日皮肤白嫩的学生,愣是晒成了一个黑皮肤,留着臭汗的体力人。
 
何耐心里委屈极了,他忽然不知道自己来北京是为了什么。
 
前几个月刚从学校毕业,抱着实现自己远大抱负的梦想来到了北京,可谁曾想第一次找工作就遇见了骗子,以培训为缘由骗走了他从家带来的五千多块钱。
 
说是培训,其实就是几个没什么资历的公司职员给他们培训,都是简单的理论知识。当得知这个情况后,何耐第一时间跟公司沟通,想将剩下的钱要回来。
 
公司负责人坚定的告诉他,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不接受培训,这个钱不能退,要么继续接受培训,要么现在公司给他安排其他公司的面试机会。
 
这个时候何耐终于确定自己是受骗了,他赖在办公室不离开,死气白咧的要求对方退钱,如果不退就去告他们。
 
对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脸的嘲讽,“你既然来了就好好培训,你告也没用,咱们可是签过合同的,你如果坚持这样是属于违约,你要赔偿给我们违约金的!”
 
这一下子,何耐再也说不出话了,对方的套路实在深,原来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这都是在等他们这群无知学生往里跳的坑。
 
原本进去的时候,承诺的培训期间一个月三千块的工资也没有,说他们培训成绩不合格,等到培训合格才有工资。一起的有十多个人,都是刚从学校出来找工作的学生,此时都面对着同一个问题,没有钱吃饭了。
 
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何耐只能和其他几个同样没钱的人从公司出来,先干其他的工作挣些生活费,而关于这被骗的钱,他咨询过,需要走法律手段才能讨回。
 
何耐跟着地图绕了好几条街,终于来到了送餐地点,一看送餐时间还剩下一分钟,不敢再耽搁,连忙从后边箱子里取上餐,跑向大厦电梯的位置。
 
26楼,只要等上电梯,这单就不会超时,可等他到了发现电梯里前面排成了一条长龙。何耐焦急的跺着脚,心急如焚,顾客在他路上的时候已经打电话催过,这一下看来要超时了。
 
他当下赶紧给对方回了个电话。对方慵懒而催促的声音传来,“你快点的吧,我饿了。”
 
电话里传来被挂断的盲音,何耐被对方焦躁的声音弄得心情失落到了极点,他想起了过去在家的时候,这个点正在桌上,美美的吃着他妈做好的饭,那个时候他妈总是让他多吃点,可他总是觉得吃太多不好,说出了一大堆吃八分饱的好处,劝他妈也不要吃太撑。
 
可是现在,何耐连吃八分饱的时候都不是很多,大多数时间都是送完餐,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累得全身疲软,随便煮了点面条,加上两个鸡蛋吃而已。
 
不敢再沉静在自己的情绪里,何耐害怕流泪被人瞧见,使劲朝上翻了好几个白银,才将眼眶里的湿润消失。
 
他瞅见周围很多人都不理解的看他光着的脚,他被瞅得有些不自然,便两只脚互相搓了搓,依偎在一起,但一沉吟,又四平八稳的站着,不再管别人的阳光。
 
当超时快二十分钟的时候,何耐终于将餐送了上去。可找了半天,又找不到对方的那个办公室号。
 
可对方电话里,跟他确定的就是在26楼。一定是在这层的,他焦急的来回转,想找到那个207的办公室。汗水浸湿了后背,光着的脚也因为沾上灰尘变得脏兮兮的,但一双还很精神的眼睛,不停的寻找那个207的办公室。
 
一直找不到,他心里那股急躁与想放弃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此刻就像一头徘徊的小牛,一天下来受的罪和累,让他几尽崩溃。
 
再打电话询问对方的时候,对方不接电话了,连续打了七八个,最后对方直接挂断。
 
何耐愣愣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泪水在眼眶打转,但他还是尽力的忍着。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将自己的弱势展示出来。
 
他看了看有些凉的外卖,低着头走进电梯,准备下楼继续去送其他的餐。
 
刚出电梯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是刚刚26楼的客户发的。
 
何耐赶紧打开短信看。
 
“你走错楼了!你去的不是我这栋,外卖我不要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何耐瞪大了眼睛四处瞧,果然在这栋楼对面还有一栋楼,只是那栋楼需要坐另一部电梯,在他刚上的那部电梯不远处。
 
何耐悔得直拍自己脑袋,刚刚只顾着赶时间,却坐错了电梯。可这次他再想给对方打电话的时候,却提示对方手机关机。
 
他想,他应该被对方拉黑了。
 
垂头丧气的走出电梯,坐上了那台破旧的电瓶车后,何耐掏出手机翻看聊天记录。那是昨天晚上,同学们在群里互相炫耀自己的工作,而何耐也吹牛说自己进了一家不错的公司做销售,待遇非常好。
 
他翻看聊天的记录的手突然停顿了,那是昨天跟他妈的聊天记录。妈妈关心的话,此刻成了一道暖流,流进了何耐的胸腔里。
 
他再次想起了来北京的目的,成为父母的榜样,活成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有钱,有能力,能被父母骄傲的跟同村人炫耀。
 
何耐原本沮丧的心情一下烟消云散,等生活费有了以后,再留点钱通过法律手段要回被骗的钱,然后再找个好工作继续努力。
 
突然之间动力满满,好像睡了一宿恢复了精神般,全身都是用不完的力气。年轻嘛,恢复总还是需要给自己灌些鸡汤恢复战斗力的,何耐这么想着。
 
正要继续发动电瓶车送餐时,电话又响了。下一位顾客的催餐,问他怎么还没到。
 
他立马声音抖擞,满怀抱歉的跟对方解释马上到,刚出了点事情,鞋子丢了。
 
顾客一下不着急要餐了,让他小心点,骑车注意安全。顾客的关心让他心里暖暖的,他向对方保证,十分钟以内保证送到。
 
挂了电话,何耐挤出了一个十分的微笑给自己打气。不管生活有多么不容易,谁也不能轻易让我放弃。
 
破旧的电瓶车在车流里穿插前进,那个对生活抱着梦想的年轻人,依然还是自信的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