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印龙原创 >

人间有味是清欢,故乡的食物才是最美味的

2017-10-12 21:24:29 杭州在线
你有多久没回过老家了?
 
你又有多久没回味过家乡的味道了?
 
那些小时候上学放学路边摊上香喷喷的和回家嘴馋最盼望的,你还记得几个?
 
世间美食千千万,中国版图这么辽阔,我不知道大家是个什么情况,但我绝对知道自己,儿时故乡的那些曾经以为好吃不好吃的,一个都不会忘,样样都是美味。勾起故乡美食口欲的是汪曾祺先生的美文《故乡的食物》(收录于《人间草木》),而与《人间草木》的相逢是个意外,我本意是在网上购买一些专业书籍的,金额不够活动总额,便添加了这本早有耳闻的散文集《人间草木》,书籍到手后,迫不及待的品味了这本书,最初的专业书反倒是搁置一旁。
 
最先勾起我同感的竟然是我小时候最不爱吃的“炒米”。我的家乡是湖北北边的小城市,大概中国的饮食是你影响我我影响你,汪曾祺先生的故乡的散装炒米,也是我故乡的乡味。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外婆家、奶奶家、我家,基本上家家都储藏的有炒米这个东西,那个时候,炒米算是好东西了,一是方便,一是营养,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是算不上美味,尤其是它的吃法,抓上一把白糖,滴几滴香油,倒上沸腾翻滚的开水,没一会儿就是一大碗。我现在都记得我当时几岁时嫌弃它味道的想法,又油又甜还全是水,简直达到了腻字的最高境界了,不懂炒米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
 
这个想法一直伴随着我到外出求学。离开家去远方上学了,家人给我准备了一大袋的炒米,在我的强烈抗议下,最终双方妥协,我带了一半离开了。当时是觉得这简直就是个累赘,直到有一个晚上,自己饿的发慌,零食水果的早没了,学校管的很严厉,没办法出去买东西吃,躺在床上直怀疑人生,突然想起来似乎藏在柜子底的炒米还从来没有动过,于是什么油啊糖的都没有,就是一大碗滚烫的开水泡着满满的炒米,只觉得人生真是满足了,眼前的嘴里的就是人间最美的美味。
 
说起美味,免不了山珍海味,我的故乡是山区,海味实在是沾不上边,山珍难得,少入百姓家,但谈起山上的野菜还是妥妥的。汪曾祺先生提到的荠菜和马齿苋,还有先生没提到的蒲公英又名黄花苗和榆钱签儿以,都是家常餐桌上的好东西。说起来,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不过现在在城市里,也的确是难得甚至基本买不到这些野菜了。
 
汪曾祺先生的家乡是用荠菜包春卷,而我的家乡多是用荠菜来包饺子,那种野生野长的味道,真的不是一般蔬菜能比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专属荠菜的香味,什么芹菜韭菜三鲜馅儿,统统比不上荠菜馅儿,尤其是荠菜还是周末跟着大人一起,亲自动手挖摘的,什么都比不上自己劳动的成果香。
 
汪曾祺先生还写到,马齿苋现在少有人吃。时隔数十年,大概现在吃的人更少了,不过,我不得不承认,马齿苋真的很好吃,尤其适合我的口味。汪曾祺先生所记录的吃法,马齿苋是包包子的好东西,其实,马齿苋过一遍水后直接伴着吃实在是美味。夹一筷子入嘴,黏黏滑滑的,又带有一种清香和淡淡的酸味,下饭吃是极好的。还有黄花苗,伴着醋吃,简直惊为天人,每每有这两样小菜,我都是胃口大开,不用父母催促,自己就争着抢着大吃特吃了。与可以包馅儿的荠菜、马齿苋和可以上桌的黄花苗相比,榆钱签儿更像是我们孩子的小零食,和小伙伴在玩耍中,就随手摘下一把白白嫩嫩的榆钱签儿,入口没几下就都下腹了,不过即使这样,榆钱签儿也是我们小伙伴里受欢迎的还要抢着摘的好东西。
 
人间有味是清欢,故乡的食物才是最美味的,无论它们是存放在记忆深处中,还是当下就鲜美的放置在眼前,家乡的食物大概是每一个离乡人心头最香的无与伦比的人间美味。
原作者: 来来打个盹呗本网注原标题《人间有味是故乡-《人间草木-故乡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