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国际 >

这位来自“囚城”加沙的巴勒斯坦人

2017-08-25 15:29:43 杭州在线
如果不是生长在加沙,他的生活一定会比现在精彩丰富的多。
 
这位来自“囚城”加沙的巴勒斯坦人
 
经历了五次中东战争之后,中东局势现在已经稳定了下来。如果说还有哪里让你觉得中东充满战乱的话,加沙地带(Gaza Strip)一定是其中一个。
加沙是面朝地中海的一个狭长地带,除了西部与埃及西奈半岛接壤的一小部分之外,整个背部都被以色列环绕。
✈以色列在中东战争中曾经占领该地区
✈1994年后以色列将加沙地带的自治权交给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2007年激进武装组织哈马斯控制该区域,以色列开始对其进行严密封锁
 
这位来自“囚城”加沙的巴勒斯坦人
 
加沙地图
现在,220万人被困在这个365平方公里的区域里面,为对抗哈马斯的军事行动,以色列对加沙的水电等基础设施以及海岸线进行严格控制,居民只能依靠救济和从与埃及间的地道挣扎求生。
有媒体将加沙称之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监狱”,并给了它一个别称——囚城
 
“你好,我叫穆罕穆德,来自加沙。”
尽管之前被告知过当天会有客人来住客房,但开门之后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还是愣了一下。
“Gaza”?!
我的大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点是哪儿。
看出我的困惑,他用不是很流利的英语给我描述了一下方位,然后我才确定他说的就是那个经常在新闻联播里经常出现的“加沙地带”。
我惊奇的表情藏都没藏住,但他显然习以为常。
“我是学院请来的农业老师,明天会到别的地方去上课。”
我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
显然他对中国很感兴趣,于是我们就坐在客厅里聊了起来。
我遇上的每个对中国有了解的外国友人,都对“独生子女”政策十分感兴趣。
穆罕穆德也不例外。
但是每次我给别人介绍这一不太人道的政策时,都会把印度也给捎带上。(英迪拉·甘地从1976年开始实行强制的人口控制计划,方式是进行绝育手术)
作为计划生育之下的漏网之鱼,当穆罕穆德告诉我他有一个儿子、四个女儿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哇哦~~~~
很可惜在跟他聊天之前,我对加沙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普遍比较艰难。
“非常困难”,这是他对自己家乡生活环境的概述。
没有足够干净的水、没有充足的食物、物价高到离谱。由于语言限制,他没能给我举出更详细的例子来。
但他在描述这一切的时候,是一种特别平静的姿态,再加上他本身衣着整洁、收拾得体,我实在难以想象他所面临的生活窘境。
“非常困难”,再次用到这个词是说起通行这个问题的时候。
这一次,那双睿智的眼睛里闪过了痛苦和无奈。
他提起现在正在土耳其上大学的小女儿很是骄傲,但提到年龄最大却依然没有工作、没能结婚生子的儿子时,我又感受到了他的悲伤和无奈。
关于没有工作是否有什么政治原因我没有弄太清楚,但在说到没有结婚的时候他又强调了封闭这个词。
儿子现在并不在加沙,不在自己身边,他表示很庆幸但也很无奈,因为在外面他才能有更多的机会。
他并没有具体给我解释他这次的以色列之行到底有多艰难,但不断重复的“difficult”以及“close”让我明白了相比于生活上的困难,不自由所带来的痛苦更甚。
 
这位来自“囚城”加沙的巴勒斯坦人
 
《耶路撒冷告白》里记录过这样一件事,因为耶路撒冷被强制性的划线分治,其中的一个村子正好被劈成两半,曾经的一家人现在一半是以色列人,一半是巴勒斯坦人,亲人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
当我向穆罕穆德求证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一件同样离谱的事情。
他嫁到西岸的女儿,六个月前带着外孙回加沙探望他们。但是,女儿和外孙不被允许再次回到西岸自己的丈夫身边。就这样,这个小家庭一直被迫分离到现在。
只有加沙和西岸属于巴勒斯坦
为什么?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真的是十分惊奇。
据穆罕穆德所述,加沙和以色列的边境是被封锁的,无论是进入加沙还是离开加沙都必须得绕到埃及,他也不清楚背后的具体操作,但是埃及和以色列就是做到了。
 
这位来自“囚城”加沙的巴勒斯坦人
 
造成加沙现在这个局面的是复杂的历史原因、政治原因、军事原因、社会原因……我对这些原因没有深入探究,所以也不敢妄加评论。
但当一个活生生的人坐在你面前,讲述一些另你不可思议的事情时,你不可能不带任何情绪的去倾听。
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同情、痛心、悲伤,但却没有仇恨。
因为讲述者的身上没有任何仇恨的味道,无论对以色列、对埃及还是对加沙,他只是感到无奈,并且对看不到希望的未来感到忧伤。
我的葡萄牙室友回来后,他俩还一起聊了很多欧洲见闻,穆罕穆德确实是一个博闻广识的人。
如果不是生长在加沙,他的生活一定会比现在精彩丰富的多!
最后我又想到了有篇报道中的一段话:
“对于加沙人来说,间歇性的战火已习以为常;不自由带来的贫困和窒息感才是每天被迫服下的慢性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