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杭城 >

当年的红楼当年的天上人间 ·终于明白了这水很深

2017-07-25 17:19:32 杭州在线
  我们去了国贸的上岛咖啡。

  精英用勺拨着卡布奇诺的沫子,我开玩笑道:“用不用叫服务员给你打打沫?”

  “滚你丫的,你就贫吧,你当吃火锅呢!”

  “快说,到底什么事!”

  精英叹了口气,说:“串儿,我真不想让你去了。”

  “少废话,矫情什么,说吧。”

  他看着我,抬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你知道我在筹划建批花场的酒吧的事情吧?”

  “嗯,怎么了?”

  “批块地,弄个门脸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但是问题是手里要有人脉,现在我手里有一百个女孩子,都是从北京各大艺术院校选出来的,我想让一个信得着的人带着她们先去我入股的那十几个酒吧发展客源和人脉,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动工,把这些人再拢过来,但是,这个人心思得剔透,想东西要缜密,还得心狠手辣,那边的环境很复杂,什么人都有,鱼龙混杂,我派过去一男的,专门做夜场经纪的,现在已经顶不住了回来了,杭州那边毕竟也有做这行的大家,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这么多女孩子本身就是巨大的资源,如果带一百人过去,人脉混到了,被人挖了墙角,剩不到二,三十人,我还开个屁啊!”

  我心下一片骇然:“多少???一百个???你这倒卖人口呢!!”

  精英竖食指在手上:“你嘘!那么大声干嘛!都是自愿的什么叫倒卖人口!月薪六千,一个花篮一百她们提成百分之三十五,咱提成百分之五,酒水她们不提,咱提百分之二十五,杭州那帮孙子也知道我是利用他们那搞人脉呢,但是他们缺人,我们带这么一大批过去,他们是又开心又头疼,所以既会敬着又会防着,,我开始的时候跟他们说全用我们的人,他们又请了一个总监,事儿的很,想跟我玩二虎斗呢!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当虎,帮你占山为王?”

  精英摇摇头:“串儿,算了,你一女孩子,再精明这都难为你了。”

  我想了一会,问他:“精英,你为什么这么急着圈钱?你跟我说实话,你公司到底怎么了?从大半年前你裁员我就觉得不对劲,现在你好好的电影电视剧不拍搞什么夜场花场,你到底怎么了??”

  精英看了我好一会,咬着嘴唇子说:“串儿,你精明,我瞒不过你,我确实也不只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救急。我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简单跟你说,一年前瑞士银行给我打电话,说可以把私人大笔的钱放在他们那边,帮忙管理,保证每个月是多少的增长。你……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不可能完全规规矩矩守法的,,多少会打点擦边球,有很多财产都是来源不明,如果能放在国外的银行那感情好。于是我就去香港办了手续存了钱,这样就跟政府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因为你想啊,串儿,瑞士银行啊!!能骗我吗还!”

  我听得越来越心惊,“精英,你损失了多少??你给我说重点!”

  精英低头叹了一口气,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抬眼给我说:“串儿……我真没想到世界上还会有这种事!我是想赚的!就算不赚我想我那钱存银行里还能蒸发了??我一部分投资一部分存着,怎么都不可能全没,,我……“

  “少废话!到底多少!”

  精英伸了食指和拇指。

  “八百万?”

  他摇摇头。

  “八千万????????????”我几乎咬牙切齿了。

  他舔了一下嘴唇,点点头。

  “你他妈疯了你!!!外国!!你不信中国你信个屁外国!!现在还剩多少??”

  精英眼睛都红了:“串儿……全赔了……我这么多年的积蓄……全没了……我还欠了一些钱,现在我就剩个空架子了!”

  “怎么可能呢!!!!”我惊呼。

  “外国的一些银行出台了一个计划,叫做‘围猎中国人’,他们知道有大批的中国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所以他们鼓吹中国人把大笔资产转入银行,由银行经营管理,然后趁你在上班或者开会的时候打电话,说有个股票很好,单股一百,卖你八十,三个月后,如果股票涨幅超过百分之二,银行就以每股一百的价钱回收,你就净赚了那二十的利润,如果跌了银行会自动往里续钱做差额平衡,到了一定点再自动抛出。。其实这在行情好的时候是一定会赚钱的,并且单纯从这一点上说也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签约条款上,银行有条明细规定,在钱不够时银行帮你自动贷款。本来我就想着我投个几百万,全没了也没什么,况且银行也不至于那么不靠谱,结果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那股票疯狂缩水,银行不断自动贷款,最后我的滚成了八千多万,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告哪都告不赢,他们早想好了,跟本没走政府那条线,我他们恨死这群孙子了!

  我听他说的浑身冷汗,“围猎中国人”,这什么计划啊,把中国人当猎物,不是围捕,是围猎?那就有着一种请君入瓮,旁观看笑话的意味。。我真没想到,精英这么精明的人会被那些SB耍得团团转。

  我不能再责怪精英了,我得跟他一起面对。在我的人生信条里,义字当先,亲情友情爱情都靠后站,精英于我,算是尽到心力了,我不能图安稳躲到一边。前面就是龙潭虎穴,我也得替他闯一闯。

  “可是,夜场,就能那么赚钱么?”

  精英点点头:“串儿,比你想象得还要赚,其实现在的花场还是跟夜场有一定的差别,夜场的女孩子素质要求不高,只要漂亮就行,而且是可以带走的,说白了就是高级小姐,不站街,陪酒也陪睡,也有不陪睡的那是自己的问题,花场呢,相当于咱老北京京剧的‘捧角’,知道吧?”

  “捧角”我是知道的,《大宅门》里面蒋雯丽演那个姑娘就是痴迷捧角。

  精英接着说:“这一百个女孩子,得能管住,控制,但不能用硬性的手段,让她们觉得愿意跟着我这边,觉得我这边有发展,并且禁止她们被包养,这些姑娘都是精挑细选的,气质,外貌,唱歌的水平,学历都是本科,少一个就等于少了一大笔钱。所以这个管理她们的人,还要懂得怎样笼络人心。杭州的场子,水不比深圳东莞那边的浅,我自己还要维持现在的人脉资源,不敢放手去做这个,而我迟迟不敢把这么多人交到任何一个人手上,是因为,万一这个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撂挑子单干,我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精英,你别说了,你我之间,不需要讲那么多,你只说,什么时候可以动身去杭州就可以了。”我平静地说。

  “串儿……你真愿意替我去趟这趟浑水?”

  我淡淡微笑:“我欠你的,我该还。”

  “串儿……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认识肖默然,你其实根本不欠我什么,从你出了事之后我一直在想,我觉得是我欠你的,我亏欠你太多了……我……”

  “你要跟我在这开忏悔大会么?算了,安排一下,我这就走吧。”

  “不急,串儿,你先休整两天,我那边操作一下。”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孟串儿。”精英忽然叫了我的名字,我抬头看他,他的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坚定,信任,感动,或者还有无法说出口的复杂的眷恋。

  “大恩不言谢,你有任何时候,想走,我绝不拦着,若你有一天想带人自己发展,我也认!”精英像在宣誓,让我想起婚礼上的“我愿意。”

  我只说了三个字:“你放心。”

  我既答应了精英,就必然会帮他尽量把事情做好,不过我还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因为杭州的夜场自有规矩,跟全国任何城市都不一样,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精明算计,想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简直是太不容易,而我,浮浮沉沉,勾心斗角,等我离开那去深圳的时候已经像是再世为人。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暂且不表。

  我回到新街口豁口的地下室,把房租退了,买了一个大箱子,把我所有的细软衣服生活用品都装在了里面,精英把我留在那个房子里的各种名牌都拿到了酒店来,又添了一些,他说这回不是单纯为了送我而送我,也主要是帮我撑撑场面,我一想也对,就随他了。

  逛了几次街,买了几件职业套装,又买了几件样式典雅高贵的晚礼服,我想,总会用得着的。然后把水晶猪放在一个小盒子里,我得带着它,因为我现在习惯每天晚上抓着它睡觉。

  到杭州我是得换号的,犹豫了千次万次,我很想给肖默然打一个电话,我想问问他好不好,我只是想问问他好不好。但最终我没打,过往情事,该过去的就过去吧,过不去也就在心里惦记着,人长大了,不是什么事情都一定要表达出来。

  老头老太太听说我要去杭州“拍戏”倒是高兴得紧,打电话让我多逛逛西湖,说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说你还指望我在断桥上碰见个许仙之类的,哈哈。

  本来是要跟那一百个女孩子见一面的,但是临要走了,她们回家的回家,办事的办事,总要有些准备时间,都是年纪豆蔻,貌美如花,气质出群的姑娘,有些还是专门玩音乐的,个性肯定都骄傲得紧,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怎么管得住她们,我真没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精英包了一架小飞机,从南苑机场起飞的,五天之后从北京飞杭州,我和她们也就只能在起飞前半个小时匆匆见一面,熟悉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精英给了我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二十万,说是给我救急用的,我私下打定主意,这钱,我要一笔一笔地记账,每一分都花在给他办事上。一切准备就绪,打算出发。

  没想到,出发当天,这帮小蹄子们,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那天是周五,,不过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周一或者周五都没什么区别,精英告诉我飞机十点多起飞,要我九点到,我八点就到了,,我想熟悉一下这群小妮子,我得挑一两个跟我齐心的做我的耳目喉舌。

  陆陆续续地真是鲜艳,你们一定都没看过那样的情景,一个破旧的机场,等待起飞的小飞机,聚集了一群,如花似玉,形态各异的美女,机场的工作人员大体是从来没见过这阵仗,看我们的眼神都有些不可思议。姑娘们聚着,三三两两。我躲在一旁,没有说我的身份,我只听着,希望能更多地在自然地状态下了解她们,,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女人么,总是要有些虚荣有些爱现的,尤其是在同龄同条件下的同性,喜欢或多或少地突出自己的优点。有的是走过XX大道的周冠军,有的是专门玩地下摇滚的,有的是北电毕业的拍过戏,有的是闲来无事条件优秀来赚钱。

  话说时间都到了八点五十了,我细细数了数,才来了七十多个,我打电话问精英,他也一头雾水,他说都通知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高喊道:“去杭州的姑娘们,向我靠拢好吗??”很多人只是看了我一眼,没动地方。

  我连喊了两遍:“去杭州的姑娘们,我们快登机了,我是你们的负责人孟串儿,向我靠拢好吗?”

  这时候这些女孩子们才缓缓行动。一个略微有点胖,眼睛却很灵动,打扮得比较嘻哈的女孩子最先跑过来:“你是孟串儿姐姐?”

  我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