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生活 > 美食 >

野菜也可以很美味,只是你的方法不对

2017-11-23 21:44:25 杭州在线
原标题:【小芒果食札】无名的野菜
作者  小芒果君的爷爷
 
野菜
 
 
我家小芒果君一岁半了,从襁褓之中的幼婴至今日呀呀学语的幼儿,她每日的言语举止都在悄然变化。
 
住宅区内的景观花草对小芒果的新奇早已消弥。但大自然山脉、河流、旷野以及吠叫的狗,哼哼的猪和一窜而过的猫却兴趣盎然。大千世界,包罗万象。她的目光在追踪陌生,她的内心在揣度未知。带着孩子户外活动,是最佳的益智。
 
荆州古城以北,纪南、川店、马山三镇座落在田地广袤、阡陌纵横的旷野里。二千多年前楚国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就位于此,八百年的楚郢传奇在此演变。残败的竹简、光亮的漆器、精美的丝绸无不出土于斯,向人们诉说着“毕路篮缕,以启山林”的霸蛮精神。历朝更替,斯人已逝,王宫塌陷,城垣废驰,惟有连绵的古墓封堆,在冬日的阳光下彰显昔日王公贵族的辉煌。
暖阳高照。驱车缓行于乡间公路上,小芒果目不暇接,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村舍、林木和鸭群兴奋不已…
 
驻车路旁,太太牵手小芒果沿着崎岖田梗向空旷静寂的稻田走去,脚踏泥土,亲近自然,寻觅野油菜的踪迹。
野油菜其实是古早的菜籽母本,因产籽极低早被弃之。由于年代久远不曾耕种,它的名字农民早已忘怀。此菜散棵混于草棘,具有浓烈的辛辣味,土鸡从不啄食。故被农民戏谑称为“鸡不kan”,久而久之,“鸡不kan”竟成了它专属的名字了。
“鸡不kan”嗅之微辣如芥菜,庙宇僧人视其为荤,是动物肉类以外的禁食物种,不可僭越。由此可见僧人清规戒律之严谨。
 
此菜另有辣菜别名,只是叫的人少了,鮮有人知而已。
 
辣菜多长于人迹罕至的坡坎草丛之中,叶脉紫红,茎叶酱褐,叶片貌似雪里红。于杂草弥漫之处争得土壤养分补给自己,荒野之中全无灌溉施肥之说,却依旧挺拔茁壮,恰似鹤立鸡群,可见其生命旺盛!
我在乡下的小工厂运营十多年,每日往返城乡之间,偶有发现辣菜旅生于农舍旁,总是上前取讨。乡亲质朴,细心叮嘱不能食用,有记得的邻人见之说,唉,他几年前就在我门前挖了几大棵“鸡不kan”。言下之意,甭担心其生死,“鸡不kan”早被食用过,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辣菜食用方法如同芥菜雪里红,洗净后入沸水焯烫清水漂凉,泹菜入水,清水立变蔚蓝,这是辣菜殊有的花青素染于水中后变化。尔后切成细小颗粒,拧干水分,始称“冲菜”。冲菜与辣椒蒜粒用菜油爆炒,断生后着盐颠炒几下出锅,色泽邮绿,清香带苦。
野油菜,辣菜,“鸡不kan”,我等只知其冲香扑鼻,却不知它的前世今生,它的大名姓氏名谁?管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