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房产 >

济南青龙峪别墅群被拆原因曝光,西营镇别墅区打着建生态观光旗号实为违法建筑

2017-06-03 12:51:42 杭州在线
说起济南的青龙峪别墅群,从建成到现在一直都是违章建筑,但是拆到现在都没有拆掉,那么被拆的原因是什么呢?虽然说西营镇打着生态观光的旗号,但是实际上就是违章建筑。
 
5月11日,济南终于向“后花园”中的违建别墅开刀。当日济南出动近700人,开始拆除位于南山管委会西营镇大南营村青龙峪片区内的违建别墅。此次违建别墅群建设于2003年,总数超过150栋,分为3片。首批开拆的这片共42栋,当日先拆除其中已腾空的17栋。据了解,这是济南首次拆除南部山区违建别墅。
  打生态林果园旗号深山建豪华别墅群
  5月11日,在南山管委会西营镇大南营村的深山里,山路入口处站着近百名全副武装的特勤人员,沿山路往上走,每隔几百米,都布置着同样的特勤人员。
  11日,南部山区管委会西营镇联合公安、国土、供电、交通、安保等部门进行执法,出动安保、专业作业人员约700余人,强制拆除别墅17栋,包括联排别墅6栋、独栋别墅11栋,总建筑面积约8000余平方米,估价3000余万元。
  早上6点,机械人员就已全部就位,拆除工作立即开始。为尽快完成拆除工作,10辆挖掘机同时作业,在别墅群的不同位置同时开工。附近驻山部队主动派出高压水车,为拆除工作降尘。
  南山管委会工作人员介绍,日前南山管委会收到群众举报,称青龙峪有大片豪华别墅群,是打着建生态林果观光健身园的旗号的违法建筑。
  据了解,被举报的违建别墅群名为“青龙峪”,位于西营镇大南营村。2003年8月,某海鲜副食品公司、山东三通生物公司、开发商张某与济南市历城区西营镇大南营村委会签订《开发建设青龙峪生态林果观光健身园合同书》,将这片地域承租下来。后打着建生态林果观光健身园的旗号,未按照合同约定,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擅自改变了土地的使用性质,于2005年10月占用该村未利用地私自投资建设别墅群,属于历史遗留违建。
  17栋违建住着23户人家
  “据我们前期摸底和调查,青龙峪别墅群的别墅总数接近150栋。这个别墅群分三片,目前在拆的这片区域大约是42栋。今天先拆除42栋中已经腾空的17栋。”西营镇副镇长龚志国说。
  他介绍,当天拆除的17栋别墅中,其实居住有23户人家。“17栋中有两栋连体别墅,一栋是五连体,一栋是六连体,其中六连体的实际居住是10户。”
  龚志国称,2006年发现青龙峪违建之后,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曾立案对其处罚,要求其停工停售,限期拆除,并处罚款,但对方仍有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接到群众举报后,我们将调查情况如实上报给南山管委会。管委会顶着很大压力,决定今天就组织700多人进行强拆。”
  早在5月5日,西营镇执法部门就对青龙峪别墅区内部分违建下达了责令限期拆除公告,但公告期满后仍未自行拆除。众多建设者和购买者看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曾组织100余人到西营镇上访。
  “我们专门与业主代表召开座谈会,明确告知他们青龙峪建设别墅群没有任何合法建设批准手续,改变了土地用途,严重破坏山体,属于违建。西营镇顶住各方面压力和购房业主继续上访阻力,敢于碰真动硬,决定依法依规对部分别墅群实施强制拆除。”龚志国说。这是济南首次对南部山区违建别墅“动刀”。
  中午11点半,17栋别墅全部拆除完毕。据了解,拆后西营镇将及时清运建筑垃圾和渣土,尽快对“受伤”山体进行生态修复治理,建绿透绿为山体“疗伤”。
  别墅基本倒了三手有的装修费比房价还贵
  在拆除现场一处别墅内,房主称自己就是本地村子里的村民,买下这栋别墅已多年,但入住才两年。“这栋别墅已经倒了好几手了,我买的时候售价已经将近80万元。”
  房主称,该违建别墅群之所以存在这么长时间难以拆除,就是因为牵扯到的人众多。“为什么说牵扯的人多呢?因为青龙峪这边的别墅,基本都已经是第三手了,我这栋就是第三手。”
  拆除现场另一栋别墅入口处,一位房主站在铁栅栏内一直向拆除处观望。“我2008年在这里买了一栋别墅,大约花费60万元,购买的是别墅50年的使用权。当时合同里写的半年之内把钱交上,就给我们办理宅基地证,但到现在也没有办。”房主隋女士说。
  隋女士介绍,当初有到南山买套别墅的想法,在仲宫、柳埠、西营、章丘等几个地方转了一圈,最后看中了这个地方环境优美。“周末叫上朋友,开车40来分钟,到山上的房子来玩多好。现在我一周在这儿住4个晚上,市区住3个晚上,到这儿来心情可好了。”隋女士说。
  “我了解的这里的别墅价格,在60万元到80万元之间,主要根据环境、地理位置等整体环境定价,不是单纯根据面积。有的房主拿出七八十万元买房子,之后装修的费用甚至大于买房子的费用,总花费一百四五十万元。”西营镇副镇长龚志国说
  历史欠账必须得还让建违者人人自危
  在青龙峪别墅群区后面,原来茂密的植被已被破坏,部分山体被大肆刨开,部分裸露的山体与周围尚未遭到垦刨的自然山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对这么一个生态优美的镇子,难得的、稀缺的生态资源,造成的破坏令人痛心。”南山管委会主任王道忠说。
  拆除现场,王道忠还召集了辖区内仲宫、柳埠、西营三个街镇和高而、锦绣川两个办事处的主要干部到现场观摩学习。“像这样的违法违章建筑,南部山区可能还有很多,我们任重而道远。今天拆的别墅群是2003年建设,距今已有十三四年,南山还有比这历史更长的违建。”王道忠说。
  王道忠说,南部山区违章建筑形成的原因十分复杂,形成的时间比较长,违建涉及的人多,跨度也比较大。“社会各界所谓名人、企业家、艺术家等等人事交织在一起,造成了南山今天这种局面。”
  南山拆违又有面临着和市区、农村都不相同的压力。“城区拆违不会有过多的亲情压力,农村不会有社会各界的压力,南部山区这两种压力,甚至这两种之外的压力并存。”王道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