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健康 > 育儿 >

我们只需要帮助孩子找到自己的价值感和归属感

2018-06-14 23:10:58 杭州在线
原标题:「你真聪明」到底毁了多少孩子?
作者  tainn
 
 
我是农历十五出生的,小时候我总是能听见长辈跟我说,「十五出生的人都很聪明」。我深信不疑,所以我将自己的成绩都归功于自己聪明。高考前夕,我妈去给我找了个算命先生算命,人家说,「本科肯定能上,如果稍微努力一点,能上重点」,结果我只是上了一个普通的二本院校。
 
其实说到底,是因为我没有努力,于是我将我自己的不成功全都怪罪在我没有努力。就像算命先生曾经说的,只要稍微努力一点,就可以上重点,但是我没有。而我能够上本科也只是因为我聪明而已。我一直都是这么安慰自己,也是这样欺骗自己至今。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著名发展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曾经和她的同事做过一个实验。他们对纽约20所学校,400名五年级学生做了研究,在实验中,他们让孩子们独立完成一系列智力拼图任务。
 
首先,研究人员每次只从教室里叫出一个孩子,进行第一轮智商测试。 测试题目是非常简单的智力拼图,几乎所有孩子都能相当出色地完成任务。每个孩子完成测试后,研究人员会把分数告诉他,并附一句夸奖或鼓励的话。研究人员随机地把孩子们分成两组,一组孩子得到的是一句关于智商的夸奖,比如,“你在拼图方面很有天分,你很聪明。”另外一组孩子得到是一句关于努力的夸奖,比如,“你刚才一定非常努力,所以表现得很出色。”
 
随后,孩子们参加第二轮拼图测试,有两种不同难度的测试可选,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参加哪一种测试。一种较难,但会在测试过程中学到新知识。另一种是和上一轮类似的简单测试。
 
结果发现,那些在第一轮中被表扬努力的孩子中,有90%选择了难度较大的任务。而那些被表扬聪明的孩子,则大部分选择了简单的任务。由此可见,自以为聪明的孩子,不喜欢面对挑战。
 
为什么会这样呢?
 
德韦克在研究报告中写道:“当我们夸孩子聪明时,等于是在告诉他们,为了保持聪明,不要冒可能犯错的险。”这也就是实验中“聪明”的孩子的所作所为:为了保持看起来聪明,而躲避出丑的风险。德韦克一直怀疑赞扬对孩子不一定会有好处,但实验结果仍然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他解释说:“鼓励孩子努力用功,会给孩子一个可以自己掌控的感觉。孩子会认为,成功与否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反之,夸奖孩子聪明,就等于告诉他们成功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这样,当他们面对失败时,往往束手无策。”
 
在后面对孩子们的追踪访谈中,德韦克发现那些认为天赋是成功关键的孩子,不自觉地看轻努力的重要性。这些孩子会这样推理:我很聪明,所以我不用那么用功。他们甚至认为,努力很愚蠢,等于是向大家承认自己不够聪明。德韦克的实验重复了很多次。他发现,无论孩子有怎样的家庭背景,都受不了被夸聪明后遭受挫折的失败感。
 
由此可见,我是深受「聪明」的祸害的人啊。所以,当你想要夸奖孩子的时候,想要培养孩子的自信的时候,不妨试试「鼓励」。
 
之前我在我的公众号《鼓励,你真的会用吗?》文章中写过关于如何应用鼓励,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哈。
 
另外,夸孩子聪明,会有一种「有能力对没能力者所做的评价」的特点。
 
试想一下,如果孩子帮我们一起准备晚饭,或者把碗筷拿到桌子上的时候,我们总是说:“你真了不起,你真棒!”。但是如果是夫妻二人同时准备了晚饭,你会对另一半说:“你真了不起,你真棒”吗?我想大多数都不会的。
 
因为表扬他人的目的就是,操纵比自己能力低的对方。其中既没有感谢也没有尊敬。我们不妨想想生活中,表扬都用在什么场景?没错,除了教育孩子,还有培养下级。如果我们在朋友之间也用表扬的话,是不是有一种「被俯视」般的感觉,让人很不愉快呢?
 
阿德勒心理学将这种人际关系看作「纵向关系」,他反对一切的「纵向关系」,而我们应该建立平等的「横向关系」。那么如何才能和孩子建立一种「横向关系」呢?
 
1. 既不表扬也不批判
 
不管的夸孩子聪明还是打骂孩子,其实都是一种纵向的人际关系,无形之中都是在操纵孩子,让我们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孩子感受不到归属感。
 
表扬会让孩子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这也印证了德韦克实验的结果,被表扬的孩子不愿意面临更加复杂的挑战,他们不愿意努力,只选择舒适来逃避自己「能力低下」的风险。
 
2. 善于用鼓励
 
运用鼓励,帮助孩子。表扬是一种评价,这种评价是你自己的标准,而鼓励是对孩子的行为进行描述。在正面管教中,孩子最重要的课题是寻找价值感和归属感。而鼓励就是一种很好的寻求价值感的方式。
 
总之, 孩子的成长不需要我们的表扬,我们只需要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价值感和归属感。对孩子的帮助只需说一句最简单的「谢谢」。当他表现优秀时,对他的行为表示肯定,而不是用我们自己的标准来评判他们。
 
不要用高高在上的语言来表扬他们,有时候他们反而会觉得没有受到尊重。因为作为家里的一员,也许他更多地是希望和我们一起合作完成,就像夫妻共同完成一顿晚饭,这将是多幸福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