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读书指南 >

《穆斯林的葬礼》--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2018-04-16 22:07:07 杭州在线
原标题:《穆斯林的葬礼》——人性的赞礼
作者  卢卢的卢
这一次,卢卢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用眼睛和耳朵一起“读”完了这部恢弘凄美的《穆斯林的葬礼》,裂变出很多在青春美少女时代无法企及的人生新感悟、新洞察和新高度,升华到一塌糊涂……
 
有时候读着读着,会非常好奇二十年前的自己在同样的一段情境下是怎样的感悟,惋惜当年的自己并未给现在的自己留下只言片语解读当时的心境。比如宗教、社会、国与家,比如爱情亲情友情之高尚之颓殇,比如命运的赐予和索取甚至掠夺……此时的我和彼时的我,是否曾经在同一个情境下或落泪或愤慨或迷茫?
 
我只记得彼时的自己曾经深深地惋惜了楚雁潮与韩新月的爱情,当自己还在韩新月的那个绽放的年龄里,曾默默地缅怀过他和她带给自己的灵魂震撼和不可磨灭的情感侵蚀,其他的都被岁月打磨掉了,只留下浅浅的印记……显然,对这部作品更深沉的理解需要一颗更深沉的心,待卢卢沉到了花甲之年,但愿还有兴致再读一遍……
 
此时听完这一部书,首先扼腕叹息的并不是爱情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之不存爱将焉附……不论是奇珍斋还是汇远斋,不论是名冠京华的韩子奇、唯利是图的浦寿昌,还是痴迷玉文化的英国人亨特,甚至是小人物姑妈一家,他们在动荡的抗日战争和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洪流中,一样会被冲掉祖宅家业,冲散妻儿挚友,冲毁人性善念……令一切支离破碎分崩离析。在这样的颠沛中,爱情不能谓之为爱情了,它附带了太多时代的厚重和欲念的筹码,甚至还附带了对生命充满绝望的挣扎……这样的情感,对现世太平,风花雪月中的我们来说太远太远了,远到了无法理解,无法认同,也无法感同身受……
 
因此,我不认可韩子奇和梁君璧冷漠如冰的婚姻,却能体会两个孤苦的年轻人为了重振“玉器梁”死不瞑目的奇珍斋别无选择的路;不认可韩子奇与梁玉冰不合伦理的爱情,却能体会在战争的废墟中残喘的将死的生命渴望温暖的心;不认可楚雁潮和韩新月勇敢而又畏缩的爱情,却能体会在时代与宗教的尖刀下他们两颗火热跳动而又战战兢兢的情路;不认可韩天星和容桂芳将错就错的婚姻,却能体会他们受制于亲情的温暖与要挟从而进退两难的心……
 
因此,我也不认可韩子奇抛妻弃子护玉守玉的执着,但理解他一生的渴求与惦念;不认可梁君璧彪悍冷漠的一生,但理解她牺牲爱情牺牲温婉去虔诚的护家守院的一份传统女性的执着;不认可梁冰玉勇于索爱却懦弱一生逃避一生的悲哀,但理解她血液中奔放的自我意识与与传统桎梏枷锁下失魂落魄的退缩……
 
但是,我仍然喜欢韩子奇,喜欢楚雁潮,喜欢韩新月,喜欢梁冰玉……我喜欢他们遵循内心神圣神秘地引导,一生执迷不悟,一生无怨无悔,喜欢他们生命的长河中曾经迸发出的那短暂而又绚烂的生命之光,喜欢他们都曾经勇敢的面对属于自己的或明或暗的生活……
 
随着播音者徐涛和李慧敏的声音,卢卢“读”完这部书,尝试着读懂这位回族作家霍达的心,尝试着读懂她浓墨重彩讲述的穆斯林渊源、习俗和信仰,尝试着理解她对于真主的歌颂——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至仁至慈的主。报应日的主。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