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职业虽贱、心怀侠义!漫说历史上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爱国妓女

2017-06-18 22:58:08 杭州在线

“青楼皆为义气妓,英雄多是屠狗辈。”回望悠悠历史长河,每当国家、民族处于危亡之际,总有一大批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在强迫屈辱之下坚贞不屈,表现出中华民族反侵略、反压迫的浩然正气。妓女,这个社会中的特殊群体,一个被人歧视的职业,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她们的气节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演绎出一幕幕让人荡气回肠的感人事迹!

李师师,是北宋名妓,连皇帝老儿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当金兵兵临城下,京城攻破之际,李师师不是想着如何带着自己的金银财宝逃难,而是想着国家的安危,毅然将自己的卖身所得,全部捐献出来,而且亲自去前线慰问抗金将士。

李师师对前线将士慷慨陈词:“我本不过是风尘中的一个妓女,深荣皇帝的眷顾,就是来生结草衔环,当牛做马也无法报答。现在国家正处于万分危急之际,我一个弱女子虽不能为抗金救国效力,但是我愿意把皇帝这几年来赐给我的东西,都一一归还给国家。这些钱财本来就是属于国家的,我一直没敢动,现在就用它来作河北军的军饷吧,好让将士们好好地保卫国家。这也是我的一片诚意,望大人能够怜念。”李师师鼓励前线将士英勇杀敌,令将士们无不感慨万千,更令守城府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金兵攻克汴京后,金兵统帅闼懒派人四下搜寻李师师。汉奸张邦昌等人,想乘机讨好金主,就派人四处搜索,终于在逃亡的人流中找到了李师师。面对这些败类,李师师破口大骂:“我虽然是个卑贱的妓女,但我深蒙皇上的宠爱,宁肯以死报国,也绝不投降变节。可你们这班狼心狗肺的奸徒呢?平时做高官享厚禄,榨取民脂民膏,一到国家有急难时,就纷纷认贼作父,尽做些亡国破家,伤天害理的恶事。现在你们这帮卖国贼,又想来打我的主意,想以我做你们的进身阶梯,瞎了你们的狗眼!”

话则落音,李师师便伸手从头上拔下金簪,向自己的喉咙猛扎,顿时鲜血四溅,染红了素洁的衣裳。左右的人见状,慌忙上前抢救,但她却狠命将金簪折为数段,强吞下肚。李师师这一壮举,着实令奸贼们心惊胆寒,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风尘弱女居然有如此刚烈的侠骨和气节。一代名妓李师师,就这样为国捐躯了。被监禁的宋微宗皇帝,听到李师师死得这样惨烈悲壮,禁不住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李师师死后不久,宋朝另一位妓女出身的女子在青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建炎四年(1130年),梁红玉在黄天荡和丈夫韩世忠并肩作战,亲自擂鼓以鼓舞士气,将入侵的金军阻击在长江南岸达48天之久,差点全军覆没,从此名震天下。后梁红玉独领一军与韩世忠转战各地,多次击败金军,最后死于楚州抗金前线。

后人在《英烈夫人祠记》中对梁红玉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娼优异数也。以卑贱待罪之躯,而得慧眼识人之明。更纵横天下,争锋江淮,收豪杰,揽英雄,内平叛逆,外御强仇,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古今女子,唯此一人也。惜乎天不假年,死于非命。然青史斑斑,名节永垂。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是唐代大诗人杜牧曾经写的一首叫做《泊秦淮》的诗,从此歌女娼妓成了不知道爱国的标准人群。可是,这首诗写错了。因为历史证明不爱国的往往是达官贵人,有时妓女对国家的民族大义,令人肃然起敬。

明朝灭亡前夕,崇祯帝要大臣们捐款助于军饷,大臣们一个个却都说没钱,置国家存亡于不顾。与此相反的妓女群代表——“秦淮八艳”的表现却让那些谦谦君子、豪门贵胄们汗颜。

崇祯帝自缢,清军占领北京后,南京成立了弘光南明小朝廷。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支持丈夫钱谦益当了南明的礼部尚书。不久清军兵临城下时,柳氏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沉思无语,最后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一个要投河自杀的人却怕河中水凉,真是天大的讽刺!柳如是“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谦益硬托住了。后来钱降清去了北京,柳留在南京不去。钱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由于受柳氏影响,半年后便称病辞归。后来又因案件株连,吃了两次官司。柳如是在病中代他贿赂营救出狱,并鼓励他与尚在抵抗的郑成功、张煌言、瞿式耜、魏耕等联系。柳氏并尽全力资助,慰劳抗清义军,这些都表现出她强烈的爱国民族气节。钱谦益降清,本应为后世所诟病,但赖有柳如是的义行,而冲淡了人们对他的反感。

当代作家叶兆言,对秦淮八艳给予很高的评价:“秦淮八艳的真正意义,关键在于她们有不做亡国奴的骨气,在于她们很好的素养和不同凡响的政治见识。外在的美可遇,内在的美难求,时穷节乃现,只有到了国破家亡的最后关头,才能看得出一个人的节操。秦淮八艳是一面镜子,桃花扇底看前朝,通过这八位不同凡响的风尘女子,人们看到的是中国文化的颓败,是中国男性知识分子的虚伪和装腔作势。像钱牧斋和侯方域,都是名噪一时的大才子,这些才子都是先唱高调,最终却失节投机,走到他们平日所鼓吹的理想的反面去了,爬得太高,跌得就重。秦淮河边的八位小女子,轰轰烈烈地唱了一曲正气歌,活活羞煞男子汉大丈夫。”

在晚清时代,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两个著名的女人。一个是慈禧,另一位是名妓赛金花。此二人,一个在皇宫、一个在民间;一个卖国救身,一个卖身救国!在八国联军侵华、烧杀抢掠的日子里,赛金花以一己之身拯救全城百姓,使故宫免遭火焚之灾,李鸿章与外国侵略者签订停战协议也要借助于她的帮忙。

德国驻华公使克林德被义和团所杀,他的夫人伤心至极,扬言要把慈禧太后这个老女人剁成一块一块的,晒成肉干带回国去,因而议和的先决条件在联军这边就是:“光绪赔罪,慈禧抵命。”赛金花使出浑身解数,先是说服了联军统帅瓦德西,接着对克林德夫人苦苦相劝,终于以在克林德遇害的东单牌楼附近竖一座纪念碑为条件,消除了和议中的阻碍,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终于在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签订。总之,太后不要偿命,皇帝也不要到德国赔罪了。

狼狈逃跑的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由西安回到京城,赛金花原想朝廷可能会表彰她的功劳。可那班王公大臣都只顾自己争相表功献媚,怎么肯把议和这天大的功劳分享给一个青楼女子呢。赛金花只有继续去做她的妓女了。

“万里南天鹏翼,君正扶摇,哪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廿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这是民国风尘女子写给蔡锷将军的挽联。两人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让多少人感慨万千、潸然泪下。这位出自青楼的侠义女子,其气节情义远超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正人君子”!

抗战时期,中华大地居然出现了数百万的汉奸队伍。而然更有许许多多的底层民众加入了抗日救亡的行动中。1938年6月,武汉会战爆发,中日双方在此次会战中投入的兵力之多、作战规模之大、战线之长以及死伤之众,在八年抗战中皆属罕见。湖北、河南、安徽、江西、湖南等数千里国土皆成为我军进行民族圣战之辽阔战场,可歌可泣、感天动地的故事不可胜数。

1938年,国民政府明令全国将每年的7月7日(卢沟桥事件标志着全面抗战爆发)定为抗战建国纪念日。这一天,在武汉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救亡宣传、献金支援抗战的活动。 而在这些活动中,最热闹、最感人、最激动人心的,还是武昌阅马场广场的武汉各界献金活动。

一名旗袍鲜亮、浓妆艳抹的妓女,擦了擦被泪水冲乱了的粉脸,慢慢走到前台。她褪下自己的耳环、项链、戒指,又从皮包里掏出些钱都投入了金箱。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工作人员在后面喊道:“太太慢走,请留下名址。” 少妇回头一笑,道:“我嘛,一个中国人。”两个手提粥罐的乞丐从身上摸出一把铜子,面带愧色地对工作人员说道:“我们兄弟俩讨了三天,只有这2毛9分,硬是没凑足3角,请你们收下吧。要饭,已经低人一等了,要是再当亡国奴,怕是得钻到地下去了。”多么朴实的中国老百姓呀!

时过境迁,历史社会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妓女这个职业依然存在。但现在的妓女已没有过去妓女的才艺、情怀和气节,只是单纯的肉体和金钱的交换。而那些形形色色的汉奸也依然存在,不过他们卖国的形式与过去也大不相同,“经济汉奸”、“网络汉奸”、“文化汉奸”······更有甚者,痛恨自己想做汉奸而不得!

一个人的身份、地位的高低,和他(她)的气节、品德的贵贱没有关系。古代如此,现在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