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初恋只所以难忘,是因为那是第一次心动,难忘的只是自己

2018-04-16 21:49:34 杭州在线
原标题:分手
作者  沁柒
 
 
南笙从杭州站出来时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19:07,五月份的杭州看不出一点儿文人笔下的诗情画意,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这会儿已经下起了大雨,闪烁的路灯下,昏暗的马路边上,混浊的积水裹挟着灰尘和落叶,源源不断的涌进下水道。南笙掏出手机点进微信,点开了夏磊的头像。
 
“我要去见你”
 
“你别来了,一个人坐车很危险。”
 
“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不合适,还是做回朋友吧!”
 
“你会找到更好的。”
 
还是没有收到新的信息。南笙除了失望这次更多的是悲伤。杭州这座城过客匆匆,却再也无人关心她的冷暖。
 
“我已经到了,在车站等你,见不到你我是不会离开的。”南笙的手指停留在手机键盘上好一会儿才将编辑好的内容按下了发送键。
 
雨越下越大,来的急促南笙两手空空连包都没拿,更别提雨伞。站在车站旁边便利店门口躲雨的人很多,大都是下班准备回家的人,他们到是习惯了这变幻无常的气候,身上穿着薄薄的外套,悠闲的站在狭窄的空间里张望着,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有不同的心事,南笙右手掌心不停的在左手手臂上摩擦,企图产生一丝热量,最后发现是徒劳,风一吹歪斜的雨水透过单薄的衣服淋在南笙皮肤上,比冷来得更真实的是难过。
 
泪水终究还是模糊了视线,还记得那时下雨南笙和他共撑一把伞,他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膀一只手撑着雨伞,伞的一端始终是她的方向笙倾斜,一路走过欢声笑语,到了地方他的半边身子全都淋湿了,南笙的衣服上还是溅到了雨水。为了让她在雨天淋不到雨他在网上淘了一把超大的雨伞,大到可以和商店门前的遮阳伞匹敌。每次举着那把硕大无比的伞和他走在街头,会引来无数路人纷纷侧目。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现在雨伞和撑伞的人都不在身边。这个城市南笙来的次数不多但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次却比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要陌生。
 
接到夏磊电打来话时,是晚上11:17南笙一个人在人来人往的候车厅等了近三小时,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她弯着膝盖蜷缩着身子,两手交叉的抱着双腿。候车室里的广播声,络绎不绝的人流,都让南笙感到恐慌,她向来缺乏安全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夏磊出现在车站时是晚上11:20,南笙挂了电话就迫不及待的跑向车站外面的广场,霓虹灯下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南笙的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离夏磊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南笙的心里却越来越忐忑不安了,不是自己一直吵着要见他吗?为什么见到他又开始害怕面对了。
 
该来的总是会来,南笙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
 
“我们分手吧!”夏磊开口说道,语气间没有一丝的犹豫和顾虑,看来他为结束这段感情做了充足的准备。
 
“为什么”话一说出口南笙就后悔了,都要分手了还问为什么,不爱就是不爱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现在牵着你的手就像牵着我自己的左手已经没感觉了,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比起恋人更像兄妹,这不是我要的爱情。”
 
“你很好,你会找到更好的男孩子。”
 
“我们还是做回朋友吧”
 
听着夏磊断断续续的话语,南笙的视线看着他从高处向低处游走,垂下眼睑,泪水滴落在了鞋面上,南笙不敢抬头看他,就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在他面前流泪,她觉得再怎么狼狈也不想让他看见,这样在他以后的回忆里她才不至于那么难堪。
 
四年的感情终究败给了距离,沉默了几秒钟后,南笙努力平息了自己的情绪,红着眼眶故作镇定的抬起头来看着他,“谢谢你的爱和包容,认识你的时候,我坚信你就是陪我走到最后的那个人。所以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肆无忌惮的对你任性,你一再迁就我,用你认为的方式对我好,现在你说不爱我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或许我们真的不适合。那就分手吧,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再见。”南笙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完这些话的,转身的那瞬间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夏磊之间是真的结束了,脑海里却还在抱着侥幸的幻想,如果他跑上前去拉住她的手告诉她,不要走,或许她还会原谅他,毕竟,四年的感情了,不可能一下子说放下就放下。
 
一步、两步、三步……直到南笙走进了候车室夏磊也没有追上来挽留。感情的世界里男人永远比女人决绝,爱就是爱,不爱就散了,干净利落。
 
从广场到进站口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南笙感觉走过了大半生,每一步都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她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挺住不要回头,再难受也要装作无所谓,泪水还是不争气的背叛了她从脸颊滑落。
 
靠坐在候车室冰冷的椅子上,南笙再也忍不住开始抱头失声痛哭,周围的人都被吓到了,纷纷投来奇异的目光。坐了五个小时的车,等了三个小时,一段三分钟的谈话结束了四年的感情,她们明明靠的很近,近的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声,却无法走进对方的心里,连最后的拥抱也没有,就这样仓皇的离开。准确的来说南笙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分手的场面南笙想过很多次,可能是在电话里,南笙因为他一件事忽视了自己的感受而赌气说分手,然后他不停的道歉求原谅。也可能是在一家咖啡店,平静的分手,最后他拉过她的手说不要走。还有可能是在喧闹的十字路口,一别两宽各不相扰。在喧闹的车站给为期四年的感情画上句号,是南笙这辈子从未想过的。
 
算一算确实南笙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伤心过了。旁边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扯着妈妈的衣角说“妈妈那个姐姐怎么了。”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很难过,你夏磊真的就不知道吗?
 
最后南笙还是坐上了回武汉的动车。
 
动车缓缓驶出站台,窗外的雨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了,夜色里,车窗玻璃上的雨水氤氲成水汽阻隔了看向窗外的视线。和夏磊有关的回忆一遍遍在南笙的脑海里闪现。
 
南笙和夏磊高中就在一起了,和所有的青春爱情一样,他们的故事也很老套。
 
高中期间很长一段时间里,南笙喜欢在吃过晚餐的短暂休息时间里,独自一人在操场边上散步,那时正好太阳快要下山了,落日的余晖里总有一群跳动的身影,几个皮肤黝黑的男生灵活的倒腾手中的篮球,矫健的身姿健步如飞。南笙经过时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一旁看上一会儿。他们几个南笙并不认识,只知道他们是校篮球队的,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在此训练。南笙之所以会看,是因为高中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而篮球场上每天定时出现的几个身影也算是枯燥生活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那天南笙和往常一样看着篮球场上的身影渐渐散去,也转身离开,准备回教室上自习,身后突然跑过来一个男生拍了下她的肩膀,她回头看见他边擦着额头的汗水边说“嗨,同学你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下来吗?”南笙先是顿了顿,偷瞄了他一眼,阳光照着他的侧脸微微泛红的同时透着几分俊朗,等南笙回过神来,居然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这是南笙和夏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触。
 
此后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夏磊都会给南笙发短信聊QQ,谈目前对高中生活的看法,谈对未来的畅想,偶尔也会吐槽身边发生的一些事。
 
最终,她们决定在一起是南笙收到了夏磊的情书。那是一封用五张粉红色卡纸写的密密麻麻的情书,夏磊的字并不好看,歪歪扭扭的,看着它们南笙却有种说不出喜悦。这也不是南笙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却是最长的一封,谈不上喜欢却有一种暖暖的莫名感动。事后南笙还一直开玩笑说自己是被夏磊的情书骗到手的。夏磊从不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微微一笑,南笙喜欢看他笑,嘴角轻轻上扬的弧度,像是冬日的暖阳。
 
夏天的夜晚,她们会经常光顾中学附近的一家叫诸葛烤鱼的路边摊,去那里并不是吃烤鱼,他们家的小龙虾是南笙的最爱。夏磊每次都会细心的把虾壳剥去,把虾肉放在南笙的碗里。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露出满意的笑容。夏磊很喜欢看南笙吃东西的样子,他觉得那是一种享受,看着她把食物含在嘴里轻轻咀嚼,像是在欣赏一件自己亲手雕刻的工艺品。
 
中学附近有个小公园,南笙和夏磊经常会去那里放孔明灯。然后默默许下心愿,南笙问夏磊许的愿是什么,他神秘地笑着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南笙终究不知道夏磊那些年许下的愿望。
 
再后来上了大学,夏磊去了杭州,南笙留在了武汉,开始了异地。两地相隔730.8km,动车五个半小时的车程。每次放假,夏磊都会赶来武汉看她,每次见面夏磊都会在拥挤的车站迫不及待的紧紧拥抱她,看着周围人群中投来的羡慕的眼神,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南笙也去过杭州,只是次数不多。夏磊说女孩子一个人坐车不安全,于是后来他来武汉的次数越来越多,南笙去杭州的次数越来越少。每一次分离前他会算好下次见面的时间,提前买好再次过来的车票。
 
南笙在武汉经常遇到一些麻烦,夏磊不在身边也能够灵活的帮她解决,这让南笙觉得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依然很温暖,即使是异地也没有那么孤单。南笙对夏磊也越来越依赖。人多的地方,南笙会觉得没有安全感,他就会说,“以后我们哪都不去,就待在家,好不好。”
 
南笙想起很多次在武汉的街头迷路,打电话问他。怎么办啊,我找不地方了,夏磊一边骂她没脑子一边在电话里教她怎么走。想起半夜被雷声噩梦吓醒时给他打电话,他会很耐心地给她讲故事,然后说:“别怕,有我在呢。”想起她们一起去庐山旅游时挤在人海里,他会紧紧攥着南笙的手,说:“跟紧点,别丢了。”想起每天晚上他定时打来的电话也不会觉得腻烦,没话说。
 
明明是夏磊先追的自己,现在怎么本末倒置了,自己陷了进去,难过的要死。
 
哭得太久了,太累了,南笙缓缓地合起了眼皮,慢慢的睡着了。她做了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她站在桥边,很大的风吹起她的散落的头发,她手扶着桥上的栏杆凝视着远方,突然走过一个少年,脱下了外套给她披上。“以后的路要自己走。”南笙抬起头想要看清少年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她转过身想要去寻找少年,可怎么也跟不上他的步伐。
 
梦醒了,南笙揉着红肿的双眼,很惆怅。那个少年的影子还一直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看着手机不停闪烁的信号灯,她受伤的内心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忐忑的划开了锁屏,“截止本月11日07时06分,您订购的流量套餐……”泪水再次决堤,原来我以为一直都只是我以为,到了最后始终放不下的,终究也只剩自己了。
 
广播里传来“武汉站就要到了,欢迎您乘坐……”窗外已经很明亮了,新的一天还是开始了。列车终究到了终点,感情亦然,不是不爱了,只是倦了累了。初恋只所以难忘,是因为那是第一次心动,难忘的只是自己。
 
南笙站起身来,坚定地朝出站口走去,她知道以后的日子又要回到以前的状态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听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