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此曲既听,我便反矣,又有何妨?

2018-02-13 22:27:06 杭州在线
原标题:那一日的琴声
作者 17号院一瓜农
“那日来时,不曾听到笛声。”我的笑里带着些轻蔑。
 
站在山阳嵇康的故居门前,面对着垂着眼睛的书生,我不禁想起那句“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这是向秀那日之后再次来到此处听到东邻笛声,触动衷肠,为悼念故友嵇康,吕安所作的«思旧赋»。情真意切,我自然少不得拜读。“不想向子期此来洛阳途经故地,竟有如此感怀。”
 
只是这几株垂柳在太阳底下晒着,倒与那日一样。没想到,那个为嵇康拉风箱的向秀竟还会作赋。此刻,向秀只是低着眼睛,一言不发。
 
看来嵇康的死并没有让向秀产生多少对我的恐惧,他只知司马昭可以像杀了嵇康吕安一样杀了他,却不知我钟会才是真正取下他二人首级之人。我有些气恼,不想嵇康已死,他对我的傲慢竟仍旧留在向秀身上。这等名士总是自诩清高,分明一国军政要事皆由我掌管,即使这样,我还屡屡折节下顾,礼敬嵇康,可他宁可拉着刘伶全身赤裸地醉酒,也不肯青眼对我。
 
“你见过大将军了?”我仍旧不死心,追问向秀。
 
缓缓地,他抬头看我,却只是一瞬,又低下头去轻叹一声,“是。”
 
我舒了一口气,“先生这样的名士,大将军必然礼遇。”又有些挑衅地问他,“大将军可曾提及往事?”
 
“不曾。”向秀的脸变得像死水。
 
“那大将军与先生见面,可谈了些什么?”我明白,既然他回京任职,就说明他即使傲慢,我的问题他也不敢不答。
 
果然,死水上有了些波澜,却很快恢复平静,“大将军问下官既有箕山之志,何以在此。”
 
“那先生何以在此?”
 
“像巢父和许由这样狷介的人,并不了解帝尧求贤若渴的用心,所以隐居的生活并不值得羡慕。”向秀欠身,从容地答道。
 
柳树还是那几株,可向秀终究是变了。一瞬间,我竟有些愧疚,仿佛是我亲手毁灭了稀世珍宝。我想起那日,依旧是这红彤彤的日头。
 
“司隶校尉钟会前来拜见中散大夫。”我记得我就站在这里,向那人长揖。
 
他赤裸着上身,挥槌锻铁,而向秀在侧,为他鼓排。
 
于是我就站在这里,身后是文人大夫,向时名士,所有人都站在这里,不发一言,看着他的根基如玉山般丝毫不摇动,一心一意地在树荫下打铁。
 
我很想问问他,那篇«四本论»他读了没有。
 
还记得很多年前,那时候我还年少,却已仰慕嵇康很久了。我日夜构思所得一篇«四本论»,反复斟酌,改了又改,终于改到自以为不错,于是满心欢喜想要拿给他去看。我还记得那时的山阳故地,几株柳树随风荡着,让人有些烦乱,而我站在嵇康的院墙外徘徊了很久。我不停地想他看到文章时的样子,或许他会拿过去读,而不是傲慢地从我身边走过。只要他肯读一读我的文章,我废寝忘食这些功夫就不算白费,我朝思暮想的嵇康对我的认同,或许就会在他读过这篇文章后得到。或许他只是看几眼就丢开,那我便会去闭门读书,历经时日再写一篇出来,最可怕的是他读都不读,只因我不是名士,不赞许我的为人,就直接不理睬,如果真是这样,我该怎么办呢?
 
那时到底是年少。我站在院墙外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径直把文章丢进了院子里,然后转身跑开了。想到这些,我有些恍惚,如今我已是朝中重臣,身份显赫,再来拜访时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站在原地,垂手而待。
 
看来当年那篇«四本论»,他并没有读。
 
白日西移,一天竟这样过去了,可什么也没有改变。
 
我有拔剑砍向他二人的冲动,抑或上前去同他二人一起打铁。可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转身离开。
 
风中夹杂着炽热的铁,火红色的味道,吹过来让我想削去头发。风中,我听见他问道:
 
“何所闻而来?和所见而去?”
 
像唱歌一般,甚至唇齿咬合着琴音般的韵律。
 
只可惜,这琴音是«广陵散»,而不是我渴望听到的«高山流水»。
 
于是那神采与风姿便也湮没在了琴声之中,永世不得见。只留下向秀“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带着血的哭声。
 
罢了,我的机锋终究没再落到向秀身上,而是转身离开。
 
多少年来,我依旧在四处寻找那样的神采与风姿,只是国邦依旧,往事却好似相隔万重河山,再也回不去了。而如今我为魏将,在战场上竟又见到了有这般风采之人,在金戈铁马里奕奕辉光。
 
风霜沾染了黄埃散漫,雕翎迸射着秋月寒星,眼前的蜀将竟如故人一般,丰神隽逸,威震当世。我忘了打了多少仗,流了多少血,不过蜀国灭亡了,将军最终向我投降了。我本以为他只是不想屈从于灭亡他故国的邓艾,故而转向投我,可是他却向我表明忠心,为我出谋划策。我曾作文章“凡人之结交,诚宜盛不忘衰,达不弃穷,不疑惑于谗构,不信受于流言,经长历远,久而逾固。”果真如此。我便把我的心剖出来,放在将军的面前,我把我的文章拿给他看,把我的一腔抱负尽数说与他听。可喜的是,将军与那嵇康不同,他转身向我,眼里不带一分傲慢,而尽是忠诚。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与我商议军务,窗外几株垂柳在太阳底下晒着,风中夹杂着冰冷的刀兵,血红色的味道,把他的话送入我的耳中。
 
他劝我谋反。邓艾承制专衡,他说谋反是我唯一的出路,他劝我矫诏,直攻司马昭。
 
一瞬间,日头的白光有些炫目,直晃得我有些头晕。
 
我觉得有些好笑。我与司马昭少小相知,与邓艾同窗经年,他们何人,我心知肚明。以姜维之智才,如此劝我,倒让我忽然记起了那日山阳故地,临行前那人问我的无关紧要的话,便忽然觉得他与我面前之人真是一般无二。
 
多少年来求之不得,而我自以为终于拥有的东西一瞬间摔得粉碎,闪着红光的碎片迸射出来,刺进我日渐麻木的视觉里,带来持续的剧痛。
 
可是我仍不甘心,问道:“伯约,你可会弹琴?”
 
将军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我听见自己重重的叹息声,“伯约,钟会此生未尝得知此曲之调,此行凶险,但求一闻,只可惜诸葛丞相将一生所学授予伯约,竟没教你弹琴。”
 
将军爽朗地笑道,“此曲风靡一时,士季竟然没听过。不过士季若想听,唤个乐工来岂不容易?”
 
我看着他,一言不发。
 
“若士季想听我弹,我这就去学琴。”姜维见我面色深沉,竟然这样答道。
 
我本想劝他军情紧急,这等小事不必劳烦,可我听见我的声音说,“好。”声音有些遥远却又十分坚定。
 
日头又一次落下的时候,我看见姜维在弹琴,可我再怎样仔细地听,也听不到声音,只有火的气息席卷着风,扑面而来。
 
我可能永远也理不清了,稽叔夜忠魏皇室,或者他只忠于他自己,所以他与我不同道。姜伯约忠蜀汉,或者他只忠于武乡侯,所以他只是在利用我。只有我却偏陷在这漩涡之中,不可自拔。恍惚中,我认不清眼前的道路和方向,一片混沌,杳杳冥冥,彷徨在原地,无法前行。百无聊赖之际,我看见姜维弹琴的身影,是我经年孜孜而求的«高山流水»,虽然听不到声音,却看到他的神情如此的认真,于是滚烫的泪水扑簌簌地落下来,划过姜维惊诧的神情,落在旌旗寒烟,霜鼓冰河,腥得如同日头般的血水里。
 
此曲既听,我便反矣,又有何妨?
 
我不禁想到向秀归去洛阳时,在山阳故居听到的笛声,又是什么曲子呢?年少时,我本以为我和他们可以崇尚同样的曲调,车马衣轻裘,驶过同样的路。可是我错了,不知错在哪里,但清楚地知道,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向秀听到的笛声与我如此不同。他的命可“适于远京”,我的命便只能弃于沟壑。但归根结底其实我们不过都是为了那一支曲子罢了。
 
我知道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听到«高山流水»,所以用尽全力地去听,却只能听到姜维的叹息声,仿佛那日临行前嵇康问话时,唱歌般带着笑意的语调,于是我转身离开日头下那几株垂柳,头也不回地答道:
 
“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附:钟会,自士季,官至司徒,封陈侯,曾献策杀害名士嵇康,蜀灭亡后,大将军姜维使反间计与钟会谋,以郭太后遗命之名,矫诏起兵,讨伐司马昭,事不成,俱死于兵乱。文中向秀闻笛作赋,司马昭问“箕山之志”,山阳故居前的垂柳,嵇康打铁以及二人问答,钟会于墙外掷稿,姜维诈降等事均改编自史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