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只有一个女人,拿着报纸,泪流满面

2018-02-13 22:24:07 杭州在线
原标题:[情感]穿着袈裟的乞丐
作者  月下幽笔
从前有个福林的小山村,村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叫阿定。
 
阿定是个和尚,可是他又不像个和尚,确切的来说他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和尚。所以他没有像其他和尚一样留着光妥妥的脑袋。
 
阿定不会和其他和尚一样诵经,也不会像师父元丰法师那样坐禅,更不会拿着钵盂去村子里化缘。他努力将自己和其他和尚做着区分。可是村子里的人们还是把他当做和尚。因为他穿着和其他和尚一样的衣服。
 
于是有一天他背着元丰大师偷偷的把身上的衣服扔在了一棵树下。他想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把他当做和尚了,阿定欢快的像小鸟,唱着歌曲回去了。
 
到了晚上气温下降了,阿定感觉有点冷,于是他跑到自己的屋子里找衣服,可是找了很久他都没有找到一件衣服,哦,阿定突然想起来了,他把自己唯一一件衣服给了一个小乞丐。
 
那是阿定十岁那年的一个隆冬,冰冻三尺。有一天早上元丰法师让阿定去把寺庙门前的雪扫一下。阿定拿着扫帚来到庙门前,然后他发现远处雪地上躺着一个小孩。那个小家伙躺在雪地上好像睡着了,旁边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他蜷缩着身子,身上裹着一件很旧的棉袄,棉袄的线边已经炸开,露出里面白色的绒毛,一条又脏又烂的裤子贴在腿上,膝盖到脚踝的的部分已经大面积的撕破,一双通红的腿漏在外面像两节煮熟的藕。
 
阿定跑过去好奇的蹲下来,“嘿……你醒醒!”
 
小乞丐好像睡得很熟,阿定一连喊了好几声他才醒过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阿定问。
 
小乞丐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眼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和尚,过了很久才慢吞吞地说“我……在……要饭”
 
“要饭?你是乞丐?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丐帮帮主对不对?”阿定闪着晶亮眼睛问。
 
“我只是要饭的,我很饿,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小乞丐很虚弱的说。
 
“哦......”阿定转动着眼珠子,“你等一下!”然后飞快的跑开了。不一会他手里攢着半块馒头跑了回来,馒头还冒着热气。
 
小乞丐看来真的饿坏了,一把抓过去啃了起来。
 
“你爸爸妈妈呢?”阿定问。
 
“我没有爸爸妈妈。”小乞丐难过地说。
 
“那你住哪儿呀?”
 
“我住在旁边的村子里。”小乞丐蜷缩着身子。
 
“哦......你冷吗?”见小乞丐有些发抖,阿定又问道。
 
小乞丐点点头。
 
“来,给你!”阿定边说便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那你怎么办?”
 
“我有衣服。”阿定想了想,“你等着!”然后像兔子一样又窜了出去。不一会儿,他就穿着一件肥大的僧衣出来,一双小手完全包裹在胖胖的袖子里。
 
“你是,罗汉吗?”小乞丐似乎恢复了精神笑着说。
 
“我不是罗汉,我是少林寺的,你是丐帮的,我们是朋友。”阿定显得很兴奋,他似乎很久没有和同龄的孩子这样高兴的说话了。
 
于是那天阿定和小乞丐一直玩到太阳落山才分开,临走时,阿定还用一副大人的口吻对着小乞丐说“路上小心点,常来玩啊。”
 
可是从那天后,阿定却再也没有见过小乞丐,他天天站在寺庙门口等,阿定希望能够再遇到他。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小乞丐没有等到,阿定却从那一天起穿上了和其他和尚一样的衣服。
 
现在阿定没有了衣服,他只好把墙角的一床苇草席托了出来,然后卷成一个圆筒状钻了进去。可是风从那扇破窗户里拼命往里灌,阿定还是感觉冷,于是他决定去把丢掉的衣服找回来。阿定走到那棵树下,但树下什么都没有,他绕着树翻来覆去的找,最后还是没有找到。阿定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记得白天明明扔在这棵树下的,为什找不到了。院子里更凉,“啊嗛!”阿顶不由打了个喷嚏,一只猫窜了出来,吓了阿定一跳。阿定想,下辈子还不如做只猫好,有吃有喝的。
 
第二天,阿定只好去找元丰法师,因为他再也不想晚上挨冻了。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僧衣了,元丰法师只好把自已以前穿过的一件黄色的僧褂给他。阿定穿上它,“恩,不错!”这次不像上次那件藏蓝色的僧衣那么肥大,还挺合适。阿定很高兴,他想这次不会有人再把他当和尚了,因为阿定认为自己穿的衣服和别的和尚的衣服颜色不一样,“你看我是黄色的衣服,你们都穿的蓝色的。”阿定开心的想。
 
可是周围的村民还是把他当作和尚,他们总是问阿定“小和尚,你师父在吗?”这时阿定会嘟着嘴没好气的说,“我不是和尚,我有头发的。”然后周围村民就发出一阵笑声。
 
阿定想一定是他住在寺庙里原因。于是在十五岁的时候,阿定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决定离开寺庙。
 
阿定去找元丰法师告别,他说“师父,我长大了,我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然后他便拿着东西走了,其实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拿,只是拿了两块馒头。
 
大家以为阿定真的就这么走了。可是三天后阿定又回来了,带着饥肠辘辘的身体。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从那以后阿定再也没想过离开寺庙,阿定想,当和尚就当和尚吧,至少不会饿肚子。于是他就这样安心的住在寺庙里。
 
一晃五年过去了,阿定已经长大了,他也会诵读简单的经文了,尽管周围的村民还是叫他小和尚,但阿定知道自己已经不小了。又过了很多年,有一年闹了饥荒,周围的村民大都外出打工了。寺庙的和尚不得不一个个离开。直到最后只剩下阿定和元丰法师。
 
“你为什么不走?”元丰法师问。
 
“我不知道去哪里?”
 
“你可以去山下,然后再进城去。”元丰法师提醒他。
 
“可是我不知道路。”阿定迷茫地说。
 
“路在你心里。”
 
阿定不再说话了。
 
“你为什么不走?”过了一会阿定问元丰法师。
 
“师父走不动了。”元丰法师说。
 
就这样,又过了七天,元丰法师圆寂了。
 
阿定没有火葬师父,只是挖了个坑,将师父埋了。他躺在元丰法师的坟前,阳光从天上落下泼了阿定一脸,阿定看看荒凉的寺庙有点恍然,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这座寺庙的和尚了。
 
阿定只记得五岁那年临近除夕的一天早上,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母亲把他叫到身边对他说“阿定,妈妈要去寺里烧香,你在家乖乖的,一会妈妈回来给你买糖吃。”阿定很懂事的答应了。
 
妈妈走后,年幼的小阿定就搬出个小板凳乖乖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妈妈回来。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妈妈也没有回来。就这样,一天,两天,直到第三天,一群人闯了进来对阿定说这所房子已经卖给他们了,然后就将阿定赶了出去。阿定没有爸爸,爸爸这个词语他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过。但他不知道爸爸是什么,那会是一个东西或是一条狗。
 
阿定只好一步一步来到寺庙前等妈妈。阿定坐在寺庙门口的石阶上,临近除夕寺里的香火很旺,香烟弥散在风里吹过阿定的脸庞,呛的他流出了眼泪。阿定不明白妈妈怎么还没有来接他。他等啊等,一直等到除夕都没有看到妈妈。
 
寺里的元丰法师想要收留这个小家伙。可是阿定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他说“我有家的,我妈妈一会就会来接我。”元丰法师只好摇着头离开了。
 
就这样,阿定第一次在寺庙门前微黄的路灯下度过了第一个没有母亲的除夕。阿定不知道,就在除夕当晚母亲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妈妈。
 
阿定在寺庙里又呆了三天终于饿得不行,他不得不拿着钵盂下山去了。临走之前阿定还把元丰法师的那件袈裟也穿在了身上。
 
阿定走到山脚下,看一家门开着,他在门外犹豫了很久才走了进去,但他不好意思开口乞讨,只是静静地站着,盯着这家女主人,憋红了脸好半天终于冒出来一句“阿弥陀佛......”但还没说完就被这家的男主人赶了出来。
 
阿定没办法,只好一直走一直走,终于走到了城里。城里真是好,有这么多人。阿定想这下可以化到缘了。
 
可是每次阿定刚说出“阿弥......”时候,这些人就瞪着白眼走开了,他们不相信一个留着头发的年轻人会是真正的和尚,尽管阿定穿着火红的袈裟。
 
阿定站在人群里不知方向,这时远处几个城管指着阿定朝他走了过来,阿定吓的拔腿就跑,大概跑了很久,到了一条巷子时,阿定才停了下来,他向外面探了探头确定城管没有追上来,才从巷子里钻了出来。
 
刚刚跑的过程中一只鞋也弄丢了,阿定只好赤着脚。经过刚刚一折腾,本来就没吃东西的阿定更加虚弱了。就这么又过了两天,等他走到在一片烂墙根的时候,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迷中的阿定看见有人给了他一点水和馒头。等他稍稍清醒点时,阿定才看清眼前是一个乞丐,只不过少了一条腿。
 
从此以后,阿定就跟着这个乞丐一起乞讨,起初当众跪在大街上阿定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每次路过的人们都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个穿着袈裟的乞丐。但时间长了,阿定也就慢慢习惯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阿定的身边聚集着越来越多的残疾的乞丐。阿定和他们白天一起跪在街上乞讨,晚上就睡在烂墙根下。他感觉又回到了以前寺庙的日子,有人陪伴,还不用饿肚子。阿定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满足。
 
直到有一天阿定正像往常一样跪在地上乞讨,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过来递给了他一块馒头,阿定例行公事的说了“谢谢。”可是那个人却并没有离开而是蹲了下来,他说“小和尚,还记得我吗?”阿定抬起头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看阿定有些迷惑,年轻人将钵盂中的馒头掰为两半,然后说“我,馒头,还记得吗?”阿定努力的思考着,突然他眼睛一亮“哦,小乞......”阿定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怎么也不敢把眼前这个光鲜亮丽的人和当年的那个小乞丐联系在一起。
 
小乞丐很高兴,非要请阿定吃饭。餐厅里阿定非常紧张,他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这样在桌子上吃饭了。
 
“你怎么会变成乞丐的?”小乞丐问。
 
“嘿嘿.....”.阿定有些不好意思。
 
“你应该找份工作。”
 
“工作,算了吧,我什么都不会......”阿定挠挠头说道。
 
“我可以帮你介绍工作!”小乞丐说。
 
“算了吧,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阿定说。
 
小乞丐看了看他,没再说话。
 
从那天起,小乞丐每天傍晚都会来看阿定,顺便带点吃的给他。可是有一天,小乞丐只送来了一件破衣服,然后对阿定说了一句“我帮不了你了!”就走了,从此再也没出现过。起初阿定有些难过,因为再没有人每天给他吃的了,但没多久阿定就忘了这件事,因为还是有这么多乞丐陪在他身边。
 
就这样又过了很多年,有一天阿定捡到了一张报纸,上面刊登了一篇文章,是一个作家的自传,文章是这样的:
 
“我出生在一个叫福林的小山村,我从懂事起就没有见过父母,也没有家,只能一个人住在村子里一间废弃的草房里。从小我就靠乞讨生活。那时候经常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经常是吃了上顿就不知道下顿在哪里。我有时就想我是不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有一年冬天,冰冻三尺,我连续两天都没有要到东西,又冷又饿,终于在回家的路上倒在了一座寺庙前,倒下去的时候,我以为我就这样死了。直到我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喊我,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小和尚蹲在我面前,他问我是不是丐帮帮主,我想笑,可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于是我说我很饿,小和尚听了后飞快地跑开了,不一会他拿着半块馒头回来了,我饿坏了,一把抓过来就吃了起来,连一声谢谢都忘记了说。他看我有点冷,还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披在了我身上,那件衣服我一直都带在身边,因为它让我第一次感到这个世界的温暖,那个小和尚给了我生活下去的希望。所以那天我们一直玩到天黑才分开。
 
可是那天晚上当我回到住的地方时,我看见几个人正在拆我的那间草屋,他们说他们要修房子,那间房子占了他们的地基。我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拆了我唯一的居所。我坐在地上哭的很伤心,有一个人看不过去了,走过来对我说“你可以进城去看看。”
 
“我不知道路。”我有些迷茫。
 
“你沿着这条路一直走,看见有灯火的地方就是了。”那个人说。
 
没有办法我只好连夜下山,从此我就离开了福林村。
 
后来我很幸运被一位老奶奶送去了福利院,在那里,我看见许多残疾的同龄孩子,但他们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身体上的缺陷感到自卑。我想比起他们我幸运多了,至少我还有健康的身体。于是从那天以后我刻苦读书,我发誓要成为有用的人。再后来一位好心人资助我读完了大学。我成为一名作家后,有一次一位记者曾经问我最想感谢的人,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当年那个小乞丐,因为没有他恐怕我已经死了,他给了我生命。所以几年前我回老家看望福利院的孩子时,顺便去了以前的村子,我想去看看那座寺庙,可是让我失望的是那所寺庙已经拆了。
 
直到有一天在街上,一个穿着袈裟的乞丐吸引了我。我走了过去,那个乞丐头压的很低,直到我蹲下来才发现他就是当年那个小和尚,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他。他也已经长大了。但我不知道他怎么便成了一个乞丐,我请他吃饭,劝他找份工作,实在不行 我也可以帮他。可是他很干脆的拒绝了我。我以为他第一次见面,不好意思。于是从那天起,我每天傍晚都给他带些吃的过去,顺便都会找他聊聊天,劝他找份工作。可是他好像根本就没有那种打算。终于过了一段时间我放弃了。我对他说,我帮不了你了,我是真的帮不了他了。因为从那一段时间的接触中我发现他心中根本没有想去改变当前生活的想法,他似乎很享受他现在的生活。我知道他已经习惯了被别人施舍。于是我在离开之前将那件衣服还给了他,我希望有一天,能让他想起他曾经也是一个施舍别人的人,而且救过一条生命。”
 
阿定拿着报纸盯了很久,他当然不认识上面的字,只是报纸上照片中的年轻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在哪见过呢?阿定想不起来。于是他摇了摇头,将报纸铺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有一年晚上,下暴雨,雨水冲跨了烂墙根砸死了几个乞丐。烂墙根再也不能住人了。那些乞丐一个个都离开了,阿定很伤心,因为他又变成一个人了。阿定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间阿定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寺庙,于是阿定凭着记忆向福林村的方向找去。一天两天,阿定还是没有找到寺庙,可是他身上唯一的一块饼早已经吃完了。他慢慢感到有些眩晕,但他还是坚持继续找寺庙,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天,阿定越来越虚弱,终于在一天晚上路过一片废墟时一头栽了下去,阿定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中的星星,“三颗.....两颗......”阿定数着,天上的星星似乎越来越少了,直到最后阿定发现天上没有了星星。
 
几天以后人们在一座拆毁的寺庙旁发现了阿定的尸体。
 
很多年以后,一个作家写了一篇名为《穿着袈裟的乞丐》的小说发表在报纸上。看了文章的人们都唏嘘不已。
 
只有一个女人,拿着报纸,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