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造物弄人,我亦不曾逃出这世俗

2018-02-13 21:11:07 杭州在线
原标题: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丑男
作者  江蓠子
 
应龙和女魃的故事,终会延绵千年,我们走进这段历史,亦走出这段历史。
 
    幼雪视角篇
 
-1-
 
那年,我十七岁。
 
“小姐,老爷说,女子方是不可读如是之书,若是老爷察觉,江蓠会被赶出去的。”
 
说这话的,是父亲在府里给我安置的贴身丫鬟,名叫江蓠,眉目清秀,年方十六有余,我常羡其容貌,亦将此女作为义妹一般看待。
 
“若出了什么乱子,我顶下便是。你只须得将那《艺文类聚》好生借来,我定不会亏待与你。”
 
她说了句“是”便出了门,我翻着那本偷藏起来的《山海经》,大荒东经里言,“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为应龙之状。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顾南方多雨。”
 
不知为何,每每读到这段便不觉盈泪,故才唤江蓠去借得各种神话古籍,找来关于这应龙的所有记载。
 
水有灵,生万物,龙有鳞,护苍生。
 
千年百年,人生不过轮回转世,而这上古神兽,又是否得以长生,又是否得以转世?
 
那些不得其解的迷题,终将从典籍里喷涌,把真相公之于众......
-2-
 
江蓠回来之时,昏定已结束,她从怀里掏出那本残缺的纸书,悄然递给我。
 
“小姐,江蓠回来时候,见一面相丑陋的男子于门外徘徊,怕是不安好心。近日帝都常有失窃之案,那男子恐有叵测之心,江蓠是否可以捉住那人一探究竟?”
 
我抬眸看她,竟看出清澈之感。
 
“面相丑陋?倒是有趣。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看看便是。”
 
出门果然见一高瘦男子,长发及腰,却留了个背影,未见眉目。只见背影便是扑面而来的神秘感觉,透露出一点沧桑。
 
“这位公子,在小女府邸之前有何事?”
 
他转过身来,样貌果然滑稽。
 
“在下叙白,于此思一故人。”
 
我是抱着打趣他的心态的,从未见过这等模样的男子,口中还说出思故人这档子话来。
 
“你可知,你的模样也像极了个故人?”
 
“在下愚钝。”
 
他眼神之中居然透露出渴望来,但转瞬即逝。
 
“《山海经》里说,有一上古神兽名为应龙,头大而长,鼻,目,耳皆小,眼眶大,眉弓高,牙齿利,前额凸起,颈细腹大。小女倒觉得,公子与这神兽有几分相似。”
 
“几分相似?”他朝我笑,面目看起来有些狰狞,却透露出伤感来,“在下认为,有三分相似。”
 
我见这人油嘴滑舌,伶牙俐齿,像极了那应龙神兽。
 
“三分?公子此生,莫不是从未照过铜镜?”
 
“在下所说,并非七分情三分痴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他将那眼神直直传到我心里,我仿佛看到一条龙化身为人。
 
一时间我愣在原地,总觉得这话在那里听过,这人亦在哪里见过,只是那不知如何而来的腹痛感,就像万箭穿心。
 
原是世间万物,皆会在千年之后重逢。
 
    叙白视角篇
 
-3-
 
我曾数着自己的年岁,一年又一年,叶子早已经长成树,愈发粗壮。这么多年来,大禹是我唯一的朋友,如今他也不在了。我孤身一人隐居在这南方,黄梅,家家雨。
 
一直以来,我都在寻找一个人。
 
那是很久之前了,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大战。那时,我现了原型,也敌不过蚩尤那方的神兽。
 
我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她来了。
 
“应龙,你先走。”
 
她一头长发,飒爽的背影一下子挡在我面前。她是黄帝的义女,身手了得,名为女魃。
 
万物轮回,生死更替,我却长生不死。我心里是喜欢她的,一颦一笑,这蛮荒之地,都能够为其而打动。那时,化为人形的我,面容恰好也合了她的意,她与我说,早已爱慕这副龙身,如今见了,竟发现人身也生的如此诱人。
 
“若是我得以转世,定不负你。”
 
我无能为力,只能留给她这句话。
 
我原以为我气数已尽,即将离开这天道,入了人世间,继而陷进地府。后来,我安然无恙,欣喜去寻她,却再也没能寻到。
 
我寻不到她了。
 
我亦是无法再寻她了。
 
那几年,人世间灾祸连连,即使我施法守护,也不见得一滴雨。民不聊生,世间如同火炉。转轮王与我私教甚好,故而得到他的口风,说一女鬼逃出地府,未曾喝下孟婆汤,在人间引发了旱情。
 
“若是旱情,莫不是火性妖邪?”
 
“应如是,你该与她相克。”
 
我生来属水,故而所到之处多雨。水火不容,亦只有我才能攻其不备。我为寻那妖邪,踏遍早已干涸的五湖四海,终在一窑洞之中寻得。
 
那妖邪面相狰狞,问何为来人。
 
“吾乃应龙,听闻旱妖在此,特来取命。”
 
最后,我杀了她。在我杀了她之后,我才发现,她是女魃。
 
造物弄人,我亦不曾逃出这世俗。
 
    幼雪视角篇
 
-4-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了那人之后,就莫名感到心痛,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就在那个位置,一动不动,我却摸不到。
 
回府之后,江蓠问我神色为何这般难看。我没说话,把那几本古籍拿出来,反复翻阅,看着看着,竟落下泪来。
 
“小姐,你怎么了?”
 
我抬头见江蓠在我身旁一脸疑惑,一时间反而有些羡慕。
 
“你可知千年应龙?”我问她。
 
“江蓠愚钝。”
 
“传说中,他是一只神兽,化人形之时,俊朗秀美,与黄帝义女互相爱慕。后来......”
 
这时候我突然哽咽,话语卡到喉咙里,出不去,也咽不下。
 
“后来如何?”
 
“他杀了黄帝的义女。”
 
“如此狠心?”
 
我笑着摇头,目光落在“應龍”两个字上。
 
次日清晨,父亲出门还未归家。我走至府外,意欲寻那面貌丑陋之人。果然见他,在门口台阶下站着。
 
“你怎么还在这里?”我问。
 
“思一故人。”
 
我心想这人定是心中有鬼,便欲试他一试。
 
“你昨日与我说的姓名,可再讲一遍?”
 
他笑,眼神中却透露出凄凉。明明面目丑恶得很,却打心底里觉得熟悉,却打心底里觉得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气息。
 
“不知姑娘,可曾听说过一句诗?”
 
“何诗?”我问。
 
“梦里尽欢醒时哀,枕衾夜寒独叙白。”他一字一字地念着,我不由得一震。
 
“似曾相识。”我慢慢吐出这句话。
 
“在下姓名即取自后二字,不因其他,只因对此诗情有独钟。”
 
“不知是谁人所作?”
 
“在下心爱之人。”
 
心爱之人么...莫名之中,觉得心脏又被狠狠揪了一下。
 
“那公子口中故人,亦是心爱之人?”
 
他笑着点头。
 
“你要思便思好了,为何还要来我方家府上?”
 
“因为,在下心爱之人,便居住在此。”
 
我想,莫非他心属江蓠?想来也是,她貌美,亦懂得剑术,即使是在我这府上做一丫鬟,也有不少男子爱慕罢。
 
“敢问公子心爱之人,姓甚名谁?”
 
我不由得有些难过,亦无法再打趣他。
 
“姑娘呢?姑娘姓名又何如?”
 
“方,名幼雪,待字。”
 
“在下心爱之人,正与姑娘姓名相同。”
 
我一惊。
 
那一刻我与他目光相对,心中血液都在碰撞。我明白,那是爱上一个人的预兆。或许我是傻了,是疯了,但我确确实实,对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相貌丑陋的男人,三分动心。
 
亦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叙白视角篇
 
-5-
 
“她是否,会陷入轮回?”
 
阴曹地府,我冲到转轮王面前。
 
“她为了你,使天下大旱,此罪责加身,孟婆不会给她熬汤的。”
 
我颓丧坐在那冰冷的石块上,望着那忽明忽暗的火光。
 
“神兽神力,是否可以抵得她性命?”
 
“应龙,你不可乱来!”
 
那天,我将神力输在阴阳卷轴中,只能使龙身和人身集合一体,故而几乎变成了一个怪物。虽然还有人的身体,但面容却是原型模样。
 
“这下,她方可转世了罢?”
 
我笑。我知道,那模样定是狰狞。
 
“第三世,她方能爱上你。”转轮王叹了口气,说。
 
我去等她,去寻她,在每个周折的路上。
 
第一世,因为样貌丑陋,我不敢接近她,只能在她为了躲避流言而出门吟诗之时,悄然跟随,悄然听着。
 
“枕边梦去心亦去,醒后梦还心不还。梦里尽欢醒时哀,枕衾夜寒独叙白。”
 
她呢喃出这首诗,自此以后,我便以末尾“叙白”二字作为姓名。应龙只成为一个古籍上的神兽,而我更名换姓,无人识我。
 
她的第二世,已是朱元璋起义成功的时候。
 
那时,她死于战乱。
 
后来我等,一直等到第三世。这一世,她是清末大臣方傲的长女,方幼雪。
 
我终于,找到你了。
 
    幼雪视角篇
 
-6-
 
“江蓠,可记得那府外之人?”
 
“如何?”
 
“心生爱慕。”
 
夜色透过那窗子,一地都是银色的光辉。我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对自己感到迷惘和不解。明明,他那样丑陋,我却始终念着他。
 
翌日,我梳妆打扮,走到门前寻他。
 
我说,这颗心已有三分予你了。
 
他笑着问我,“可是那三分月色的三分?”
 
我点头。
 
“我总觉得,与你似曾相识。”
 
他说,我亦是。
 
后来我与他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直到那天。
 
“方傲与英军勾结,里应外合,发动鸦片战争,杀其九族。”
 
朝中传来消息,全府上下都被关押。叙白在牢狱外与我说,定能护我周全。
 
他安能护我周全?
 
铡刀落,人头断,所谓周全,来生方能护得罢。我朦胧看到他急促奔来的身影,眼眶含泪,我知道,在命运面前,我们都无可奈何。
 
可是那一刻,我好像看到应龙杀死女魃之时,眼中的惊诧和悲愤。原来,女魃死后,他还说了一句,“我会寻到你”啊。
 
那时我才明白,他当真,寻到了。
 
    江蓠视角篇
 
-7-
 
好像,总有一个人要把这段故事记录下来。而那个人,只能是我了罢。
 
小姐爱上了那个丑陋的男子,但却无疾而终。处刑之时,我看到那个男子不顾一切奔往铡刀那里,但并没有救下小姐。
 
后来他查出,老爷一家是被陷害的,好歹,还了小姐的清白。
 
那之后每天,他都在府邸前坐着,当我白发苍苍的时候,他却容貌不更。
 
在那长满蛛网的门前,他说了一句:
 
重来一次,我们还是会犯同样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