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那只丢了钥匙,进不去家门的老鼠

2018-05-16 22:54:15 杭州在线
原标题:硕鼠
作者  漆园森森 
 
夜静无声,虫鸣四起,初夏的月光在乡间流淌。
 
在这座村庄的一角,有一户人家。屋里大大小小的灯泡都被一个孩子拉亮。
 
小庄,此时正一个人窝坐在角落里的藤椅上,大气也不敢喘。他克制着自己,不去看灯光无法触及的黑暗处,仿佛那里正有一双诡异的眼睛正等着自己。
 
一只体型硕大的老鼠,从墙角的洞中爬出,贼头贼脑,细长的胡须嗅闻着身前槐木家具散发出的陈旧的岁月气息。小庄看着它爬过白瓷盘,越过奶奶盛针线用的箩筐,站在一个盛满纽扣的罐头壶上。硕鼠举目四望,小庄立刻屏住呼吸。硕鼠的脑袋扭向这边,圆圆的小眼睛,闪着幽蓝的光。小庄也有一双圆圆的眼睛,现在眯成了一道缝,假装已经睡去。小庄心里默念:别害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在梦里。此时硕鼠正在瞪着自己,但是如此的肆无忌惮,确实让小庄感到诧异。
 
一只火红的蝴蝶从敞开的门洞中飞了进来,它似乎被外面皎洁的月光烤焦了,想进来避一避。蝴蝶向着房梁下爬满蛛丝的灯泡翩翩而去,昏黄的光线,给它披上一件霞衣。小庄和硕鼠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它,看着它围着灯泡绕来绕去,时远时近,彼此之间似在互舞。小庄心里嘀咕:飞蛾扑火,蝴蝶也有这个习惯吗?蝴蝶绕灯良久不去,小庄僵持的脖颈开始有些酸痛。那只肥硕的老鼠也一样,像是被做成了标本,一动不动的蹲坐着。也许一人一鼠都在想:它在寻找什么?是在寻找一个入口,过去另外一个世界吗?
 
咯呀一声,院门被人推开。小庄回过神来,心猜一定是妈妈和奶奶回来了。妹妹下午突然发起高烧,她们去了诊所。这时,一道红光闪过,蝴蝶不见了,只剩悬吊的灯泡微微的摇晃。又听一声响动,硕鼠蹬倒罐头壶逃走了。
 
小庄急忙从藤椅上下来。看着妈妈走了进来,怀里抱着已经睡熟的妹妹。
 
“黑了,家里没人你吃的什么?”妈妈扫了一眼儿子,抱着妹妹向里屋的床上走去。
 
“一个人在家,开这么多灯做什么?”奶奶心疼电费,在院子里的灯光下唠叨。
 
“家里没人,我害怕?”小庄说着去扶门框,刚才长时间的盘腿而坐,现在下半身正在阵阵麻酥。
 
“别站着了,我下点面条,咱娘几个吃点,过来帮忙烧锅。”奶奶吩咐道。
 
小庄回头看了一眼妈妈,一瘸一拐的向厨房走去。
 
“小梦怎样了?”小庄坐在锅灶前问奶奶。
 
“小孩子起热发烧很正常,一烧一个样,会越来越聪明。”奶奶说着舀来一瓢水倒在锅里。
 
“我像这么大的时候也发烧吗?”小庄又问。
 
“你啊,比这闹腾多了,不但发烧,还整夜的哭个不停呢?”
 
“嘿嘿嘿。”小庄听了奶奶的话,傻笑一阵。
 
简单吃了点东西,三人进屋睡了。半夜,小庄被奶奶起床的声音惊醒,却听到外面传来婴孩的哭闹声。奶奶披了件大褂走了出去。这时月亮已经向下坡走去,在屋脊上散发着光辉。
 
小庄朦胧间听到床头的杂物中传来老鼠打闹的吱吱声,没去理睬,又翻身睡去。直到公鸡打鸣,奶奶才又进来躺下。
 
天亮了,阳光照进厢房,小庄起来,看到妈妈正抱着妹妹在院子里溜圈。小庄跑过去欠着脚尖看看妹妹,问道:
 
“小梦怎么了?”
 
“你轻点,刚哄着睡着,你看。”妈妈低身下来,小庄注意到妹妹的耳垂上有一个红点,像是刚扎了个耳洞,血渍结了痂。
 
“怎么弄得?”小庄惊异的问道。
 
“该死的老鼠,咬的。等我去集上买点老鼠药,好好整治一下这些该死的畜生。”妈妈恨恨的说道。
 
“老鼠还敢吃人?”小庄睁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议。
 
“啥不吃,真是没法没天了。”妈妈道。
 
小庄背起书包去上学,整整一天脑子里都在想着那只硕鼠和飞入灯泡的蝴蝶,以及妹妹半夜被老鼠咬的睡不着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傍晚下了学,小庄飞快的回家,大汗淋漓。奶奶正在协助妈妈支蚊帐。小庄觉的自己也得做点什么,便跑去家后的池塘边挖来一块柔软的泥,在马路旁摔的硬邦邦的,回到家揪成一个个的小块。他又捡来一些小石头,猫着身子在家里的个个角落去找老鼠洞,然后把它们挨个堵上。
 
妈妈见着就笑,说他在白费劲,老鼠天生会打洞,泥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小庄已经忙得满头大汗,晚风吹在脸上很舒服。他还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晚饭过后,时间还早。奶奶收拾好碗筷,披了件衣服在身上,走到堂屋对孙子说:“小庄?去不去你大姑家玩会儿。”
 
妈妈正在给小梦冲奶粉,小庄趴在旁边的桌子上写作业。听到奶奶的话,咧开嘴看着妈妈。妈妈摇着手里的奶壶:“去吧,天黑给你奶奶做个伴,记得拿上手提灯。”
 
小庄把手里的笔一丢,便跟奶奶出去了。
 
大姑住在前面庄里,中间隔了一座小石桥。到了姑姑家正好看到表哥牵着大狼狗从漆黑的地里回来,手里拎着一只兔子。小庄立刻就被这个小猎人英姿飒爽的气魄吸引了,跑过去问东问西。奶奶则走去院门前亮着灯光的猪圈,姑姑正拎着两桶猪食在那里忙活。
 
小庄抚摸着狼狗颈间的毛发,跟着表哥进了院子。
 
“鹏鹏,麦子都长这么高了,你还能追到兔子?”小庄不习惯喊人哥哥姐姐,觉得很肉麻,于是直呼其名,鹏鹏也习惯了。
 
“那是,我有的是办法。”表哥骄傲的答道。
 
“黑豹也是厉害。”小庄抚摸着站起来到自己腰间的大狼狗,不忘夸它一句。黑豹很受用,贴耳过来蹭了蹭。
 
表哥把追来的兔子放在窗台上,钻进了厢房的柴禾间。里面传来羊羔咩咩的叫声。小庄跟了进去。前不久刚产下的两只小羊崽,现在活蹦乱跳的依偎在羊妈妈身边。小庄看着这些小动物一脸的羡慕,忍不住上前跟它们玩耍起来。
 
小庄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表哥:“你家的猫清明节前不是生了吗,现在还有吗?”
 
表哥抓过一把青草丢到羊妈妈面前的食盆里:“嗯~,还有一只,其它的都被别人领走了。”
 
“把它给我吧。”小庄一脸谄媚的看着表哥。
 
表哥没有给他答复,弯腰搂过一只羊羔在怀里。
 
小庄赶紧解释道:“借我喂两天也行,家里的老鼠晚上打架,小梦被吓得整夜哭个不停。”
 
“小孩子都哭,很正常,谁说是老鼠打架闹得。”
 
“是,我看到了,现在的老鼠可厉害了,连人都不怕。”
 
“那是不怕你,换作是我试试!”
 
“我又不是猫。”
 
“你看上去和猫差不多,这么温顺,哈哈哈。你得凶起来,家里自然就不招这些小东西了。”
 
小庄不再说什么,跟在表哥后面去了院子。
 
大姑已经喂好猪,和奶奶一前一后走了过来,见了儿子高声道:“鹏鹏,去看看咱家的那只小猫呢,逮过来,让小庄抱回去喂几天。”
 
一旁低着头的鹏鹏像是没听见的样子,大姑又催促一遍,他才无声的向前屋走去。不一会怀里抱着一只猫走过来。小庄急忙迎上去,表哥把猫递给小庄,爱怜的抚摸着它,交代许多要注意的事情。小猫还没有完全长大,鼻子上有一个白斑,看上去很斯文。临走之前表哥把外婆和表弟送的老远,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
 
小庄把猫抱回家,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去瞟它,想知道猫捉老鼠到底是什么样子。
 
小猫初来乍到,又是第一次离开妈妈,看上去还没有习惯这个新家,东张西望,喵喵的叫着。
 
睡觉之前,小庄掰了一块馒头放在窗台。这举动让奶奶很不满:
 
“喂饱了,它还愿意费劲捉耗子吗?”
 
小庄还是把馒头留在了窗台,他觉得只要有一只猫在夜里叫唤着,老鼠就会闻风丧胆,哪还敢出来作祟。
 
上床之后,小庄做了一个梦。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乡间小路上,一只硕鼠,举着火把向自己款款走来,近前之后开口说话:“你看到我的钥匙了吗?”
 
小庄感到自己身体变小了,要仰着头才能看见硕鼠举着的火把。
 
硕鼠又说道:“家里的门被锁了,找不到打开它的钥匙,你看到了吗?”
 
小庄没有说话,看到天边开始有微光,夜空变得朦胧。
 
“外面有猫,要死了,要死了。”硕鼠大叫。
 
这时硕鼠举着的火把突然化作一只火红的蝴蝶,向身后飞去。硕鼠嘴里喊着:“要死了,要死了。”朝蝴蝶追去。
 
天亮了,小庄一睁眼就听到奶奶在外面和妈妈说话。出去见院子的青砖地面上躺着三只死老鼠,奶奶在一旁正夸着那只白鼻子小猫。
 
看着眼前的景象,小庄想到了昨夜的梦,那只丢了钥匙,进不去家门的老鼠。
 
在学校,一天下来小庄依旧心神不宁,把情况说给同桌听,同桌一脸不相信,说他是动画片看多了。
 
傍晚回到家,小庄放下书包就跑进堂屋和粮仓,把之前自己用泥巴堵上的老鼠洞,用烧火棍又一一撬开,心里想着:你们别找钥匙了,这下连门也没了。
 
说来也怪,从那以后,那只白鼻子猫再也没捉到过老鼠,妹妹也没在夜里哭个不停。过几天爸爸从外面打来电话,小庄郑重其事的把这个情况汇报了一遍,爸爸哈哈大笑,说儿子长大了,知道心疼妹妹了。
 
爸爸答应他麦忙时节回来,给他买一辆属于自己的单车。
 
小庄一听心花怒放,妈妈在一旁摇着睡熟的小梦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