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网络小说 >

害人害己,最终悲剧落幕

2018-04-16 22:01:31 杭州在线
原标题:同床异梦
作者 忆寒枫
 
 
1.
 
2011年的某月,桑城纯阳区喜来登大饭店,27岁的许天福和哥们坐在大厅里吃饭,一面吃,一面悄悄地关注着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
 
“你觉得怎么样?哥们小姨子的朋友,看上就让她介绍。”
 
“不错,模样俊俏。”
 
“据说是孤儿,性格也挺好……”女孩袅袅婷婷地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青春的香气扑鼻。那一瞬间,许天福在心里拍了板。
 
几天之后,许天福和常紫艳见面了。常紫艳话不多,温婉地坐在那儿,却机警地洞察大家的需要。
 
交往下来,许天福对常紫艳的好感频频加分。许天福是桑城北岳县人,由泥瓦匠做起,慢慢地拉起了一支小队伍做了包工头,又经营着一家小型沙石厂,在桑城有房有车,生活滋润。
 
22岁的常紫艳漂亮单纯,家在桑城远郊的南坝沟村,上初二那年,父亲常大国和疯母相继患病,撒手人寰,从此她孤苦伶仃,因而有点自卑。但小有成就的许天福正需要这样一个年轻漂亮不谙世事的仰慕者。出于疼爱,许天福让她辞去工作,将婚嫁之事提上了日程。
 
年底的一天下午,许天福办事时,看到常紫艳的电动车停在喜来登大饭店门口,以为她去找过去的同事叙旧,便打电话问她:“晚上叫几个同事,我请你们吃饭。”
 
不料,常紫艳告诉他,自己在外地办事。许天福很疑惑,常紫艳从小过惯苦日子,那辆电动车也从来不舍得借给别人。她到底在哪儿?
 
许天福想到自己对她的了解仅限于“单纯、漂亮、不爱说话”,便有点不放心,悄悄在门口蹲守。
 
晚上8点多钟,常紫艳果然从酒店出来。这家饭店的規模很小,只有餐饮没有客房,而且是她曾经工作的地方,她到底有什么撒谎的必要?许天福百思不得其解。他隐隐觉得也许在她心里藏着秘密……
 
许天福决心搞清事实真相。
 
为摸清真相,他请朋友何健伟接近常紫艳的老同事林静,从她嘴里套话。几天后,何健伟和19岁的林静成为情人,也从林静口中得知,常紫艳从16岁起就在这家饭店做事,与酒店老板韩跃进关系非同一般。韩跃进早年离异,儿子和常紫艳同龄。常紫艳在舅舅和舅妈的抚养之下长大,他们对这段恋情强烈反对,常紫艳不得不和韩跃进分手。去年,韩跃进与别人再婚,但他和常紫艳仍然暧昧不清,经常有人看到常紫艳进入韩跃进的办公室,一呆就是半天不出来。
 
许天福大为光火!原来常紫艳在自己面前的温柔乖巧都是表演,她心里真正装着的是别人!痛苦地考虑几天后,许天福认为常紫艳各方面的条件确实很适合自己,而且长相也很给他“争面子”,因此希望能慢慢打动她,等她结婚生子,她的心自然而然会回归家庭。
 
就这样,许天福不动声色继续筹备婚事。常紫艳希望给舅舅10万彩礼钱,报答他们多年的养育之恩,许天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婚庆队伍、婚纱照、戒指,全部按常紫艳的意见办。常紫艳嫌租赁的婚纱是别人穿过的,许天福让婚庆公司专门为她量身订做了一套。试婚纱那天,常紫艳激动地一把搂住许天福的脖子:“亲爱的,你真好!”
 
许天福细心地观察到,常紫艳果然在回心转意,既没有偷偷摸摸去幽会,也不再将手机遮遮掩掩。
 
婚礼很隆重,常紫艳的几个闺蜜感动得眼圈都红了:“紫艳,希望你永远这样幸福!”敬酒时,常紫艳紧紧勾住许天福的胳膊,甜蜜和喜悦溢于言表。
 
就在许天福认为万事大吉,一切被自己摆平时,他不知道,妻子外遇的另一个小高潮刚刚掀起……
 
婚礼的当天晚上还有一拨客人,而且一部分是从外地赶到的,按照规矩,常紫艳得换上中午的敬酒服敬酒。常紫艳有点不情愿地说:“怎么又要来一遍,穿旗袍好冷。”酒店暖气开得很足,许天福只穿一件衬衫也不觉得冷,他感到这句话有一点儿奇怪。
 
在几个人的劝说下,常紫艳最终还是换上了旗袍。许天福观察后发现,常紫艳一直把手机拿在手里。他这才想明白,她不愿意穿旗袍,是因为没有口袋放手机啊。有什么重要电话让她不肯放手呢?
 
一轮敬酒后,常紫艳已经微醉,许天福趁机帮她披上外套,常紫艳毫不设防把手机放在外套口袋里。趁常紫艳不备,许天福悄悄把她的手机摸走了。到卫生间打开她的手机短信记录一看,许天福的肺差点气炸!只见韩跃进发短信说:“听说你今天结婚排场很大,我晚上得去参加。”常紫艳劝他不要来,否则自己会把他拉黑或者关机。
 
韩跃进说:“你要是敢,我马上就去搅局。你以前还口口声声叫我老公,今天就嫁作人妇。”
 
常紫艳回复:“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我和他的每时每刻,心都在滴血,每分每秒对我来说都是煎熬。”许天福感觉头顶一阵发绿,当新郎的喜悦瞬间被愤怒代替。
 
但是事已至此,和常紫艳翻脸只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许天福趁着搂抱妻子时,又偷偷地将手机放回了她的口袋,佯装无事……
 
2.
 
也就在当晚,许天福只要一碰到她,那条短信就在脑海中闪现,自己根本无法与她行夫妻之事。
 
2012年开春,许天福为常紫艳又买了一个新手机。常紫艳不知道,这个手机可以定位出她的位置。而许天福发现,最近半个月她两次去了镇上的一家酒店呆了三个多小时。一切铁证都让许天福异常痛苦。他就此认输,还是较量到底?当时许天福想的是,不管是人力物力他都付出太多,他实在不甘心认输。
 
表面上平静的婚姻就这样分裂地维持着。常紫艳也许没有发现端倪,如果许天福早上有空,她有时会缠着他一起去买菜。在菜市场,常紫艳紧紧地挽着他,活泼可爱的样子叫他既动心又伤心。
 
盛夏的某一天,常紫艳逛街回来给许天福买了一条西裤,给自己也买了几件衣服。小票还在衣服的包装袋里。许天福一看,自己的西裤1000多元,常紫艳的几条裙子加起来不到1000元。他说:“女人穿好点就行了,我没这么多讲究。”
 
常紫艳却笑着说:“这么贵重的衣服穿在我身上没有穿在你身上让我的心里舒服。”
 
“恩爱”被两人表演到了极致,常紫艳又提出来帮许天福管账。包工队账务一般由许天福打理,另外聘请了一个兼职会计每月工作三四天帮他报税,根本不需要旁人插手。虽然不情愿,但他料想常紫艳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便答应了。
 
在许天福看来,他所有的妥协都是对常紫艳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可许天福很快发现,他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
 
年底,许天福要给一家水泥厂结账,忽然发现账上的钱不够。按照他对账务的规划,这是绝不可能的!他没有惊动常紫艳,细细一查,发现常紫艳分五次转走了16万元钱,很隐蔽,钱款去向不明。
 
许天福偷偷找到常紫艳的身份证,到银行去查账,5笔转账的收款人都是韩跃进!许天福眼前一黑,自己哪点对不起她,让她如此吃里爬外、明目张胆!报复的火焰,在许天福心中燃烧起来。
 
当晚,常紫艳回到家中,许天福装作平静地问:“水泥厂要账,怎么账上钱不够了,按说不至于呀?”
 
常紫艳到阳台上晾衣服,若无其事地说:“前段时间我搞同学会,招待她们花了一点钱。都知道我嫁了大款,我搞得排场大,让你有面子嘛。还有,平时为了接活送礼、招待,都是超支。”
 
发现许天福的脸色不好,常紫艳温柔地揽住他:“都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钱真是不好管,以前没操心你的事业不知道你这么辛苦……”许天福火气冲天,一把将她推倒在阳台栏杆上,不顾她反对三下五除二扯去她的衣服。
 
常紫艳见他如此反常,也很暴怒:“你疯了?这是在阳台上!对面看得到!你有病不能整别人啊?”许天福穿好衣服,扬长而去。
 
许天福和朋友相约唱歌、宵夜,当天凌晨才回家。一见许天福,常紫艳就说:“你要是有病就不过了!”
 
许天福冷笑道:“离婚正合你意,我是不会离婚的。从明天开始,你别管账了,我每个月给你3000块钱生活费,比你当服务员工资高。”常紫艳瞪大眼睛看着他,许天福也懒得和她计较,呼呼大睡。
 
冷战的几天,常紫艳的行踪更加飘忽不定。当时许天福刚刚承接到了一栋住宅楼的工程,每天忙于应酬,无心再与她勾心斗角。
 
2013年年初的一天,许天福办完事回家午休。常紫艳问他:“你吃饭没有?早上还剩了一点儿红薯稀饭,我热给你吃?”许天福喜欢吃红薯稀饭,不管常紫艳是否演戏,他心里多少还有一丝感动。
 
没想到端起碗来,他觉得味道不对。这时有朋友打电话,家中信号不好,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把碗端到阳台上吃。朋友约他出去吃饭,许天福便顺手将一碗红薯稀饭倒在了狗盆里。家里的柯基犬吃了起来,许天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忽然发现小狗不对劲。他一看,小狗口吐白沫,轻声呜咽,眼中有泪!
 
许天福心里一紧,莫非饭里有毒?自己连续多天没有在家里吃饭,常紫艳想毒死自己也不是没可能!此时,常紫艳说刚刚出去遛狗,它是不是吃了不好的东西,但她又问:“你的稀饭呢?”
 
许天福说:“我的稀饭跟狗有啥关系?”常紫艳明显神色紧张,许天福简直不敢相信事实。
 
当晚,家里的小狗中毒身亡。
 
3.
 
夜里,许天福和朋友一起泡澡,顺便就睡在洗浴中心。他辗转反侧,像这样不敢在家吃、不敢在家睡的日子到底有什么过头?可是离婚,不就成全了那对狗男女吗?
 
而后,他在施工队工棚里住了几天,回家拿换洗衣服,闻到衣服上有异香。许天福警觉地询问常紫艳:“你用什么洗的衣服?”
 
常紫艳跑到卫生间拿出洗衣液:“你别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你闻闻是不是这个味儿?”许天福一闻,味道相同,他才敢把衣服换上。常紫艳讥笑道:“你觉得过不下去就离婚,干吗要这么痛苦?”
 
许天福说:“想离婚,门儿都没有。”此后,许天福偶尔回家住,但两人分床而睡,谁也不和谁说话。
 
5月底的一天早上,许天福一摁开电动剃须刀,里面的刀片突然飞了出来!许天福吓了一跳,仔细研究,才明白刀片被故意装反了。许天福惊出一身冷汗。看来,常紫艳非要把自己置于死地不可了!与其被她害死,不如先害死她。
 
许天福承接的住宅楼马上就要动工了,他知道,无论怎么抛尸都不如直接把尸体粉碎在砂石中浇筑在建筑物中安全隐蔽。可是尸块在混凝土搅拌机里搅拌,鲜红的血液势必引人注意,也就是说必须把尸块煮熟。许天福以工地需要为由,买回来4只超大的高压锅……
 
同时,许天福只要有空就积极参加常紫艳的家庭活动和朋友聚会,出演一个贤良丈夫的角色。
 
提前一个月,许天福在工地上每天早上6点多钟起床,启动混凝土搅拌机,和工友一起干活。工友们都认为老板是以此方式在督促他们,却不知他正在为一个无比缜密的杀妻计划铺路……
 
一天夜晚,许天福看到常紫艳的电动车又一次停在了她工作过的喜来登大饭店门口。他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当天深夜,许天福假装在工地上睡觉,夜晚熄灯后,他悄悄地潜出工棚,叫了辆黑出租回到家中,在黑暗中等待常紫艳。
 
凌晨时分,常紫艳幽会回来。坐在沙发上的许天福一跃而起,上前朝常紫艳的头部重重地夯了一铁锤!常紫艳一声没哼就栽倒在地。之后,许天福残忍地将宗晓茹分尸,又用高压锅将她焖熟,运到工地。
 
凌晨5点多钟,许天福将尸块扔入搅拌机,然后摁动了搅拌机……之后,他和事先交待过的两名工人何健伟、顾煜一道,迅速将那些拌着尸骨的混凝土浇注、夯实,成为了基础柱子。何健伟和顾煜明知混凝土里面有些不对头的东西,虽然面面相觑,也没有吱声。
 
一个星期后,许天福因为妻子“失踪”而主动地报警。桑城公安局刑侦大队很快查出了她和韩跃进有染,又查到了失踪当晚她和韩跃进在一起。韩跃进一度被锁定为重点嫌疑对象。然而经过排查,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韩跃进就是凶手。
 
随着常紫艳失踪的时间越来越长,加之警方多次传唤韩跃进,两人的奸情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半年后,韩跃进被迫离异。
 
一年后,许天福经人介绍认识当地女孩陈莎莎,相恋半年后步入婚姻殿堂。次年,他的儿子呱呱坠地。几年以来,常紫艳的尸体无人发现,许天福不但谎称她和韩跃进“有一腿”,还和其他男人保持不正当关系,很可能和别人私奔了。对此,无人怀疑。
 
两年后,桑城纯阳区进行大规模的绿化建设,当年许天福承建的那栋住宅楼拆迁。工人挖除混凝土基础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几根整条的骨头,惊惧不已,当即报警。
 
桑城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侦查,比对DNA后,发现这些骨头的主人就是失踪了三年的常紫艳!警方迅速地锁定犯罪嫌疑人许天福,在获知许天福的行踪之后,于同年8月和南方某城警方联手,在一家宾馆里将出差的许天福抓获归案。
 
铁证如山,许天福不得不供认犯罪事实。而常紫艳两次想要谋害他的说法,也出自许天福之口,死无对证,很难分辨真假。旋即,帮许天福毀灭证据的何健伟和顾煜也被抓获。一片哗然之下,这个住宅小区的居民不寒而栗。三年以来,他们住的房子竟然是用一个女孩的冤魂浇筑而成!
 
常紫艳脚踏两只船,与许天福的婚姻一开始就存在不良用心,俩人同床异梦各怀鬼胎,犹如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当婚姻出现危机时,她又采用报复手段,结果害人害己,最终悲剧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