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女性 > 服饰 >

制衣一线工人的亲身经历(制衣行业才能看懂的故事)

2017-08-19 17:17:04 杭州在线
我没文凭又没技术,从学校出来后只能走向工厂,工厂的类型细分起来有千万种,一开始选择哪类,基本上就做到老。
 
工厂行业中,电子厂是大多数年轻人的选择,相对于轻松,工资不错又稳定。服装厂不同,初学者工资低,非常累。累,是每一个服装生产线工人的感受,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生手进厂要交钱熟手要考试,到如今,工厂挂着月收入七千的大横幅,都没人选择进厂。制衣算得上是一门技术,所以我选择的是后者,
 
我进的第一间制衣厂是由表姐介绍的,厂里的待遇不错,五天半的时间工作时间制,有底薪。厂里不缺人,所以不招新手,除非有熟人介绍。表姐在厂里做了一年多,但前不久刚辞工,她已过来人的身份觉得生手就适合这样的厂,她厚着脸皮跟以前少有接触的人联系,为此我对她很感激,就这样我顺利的进入厂里当学徒,开始了我制衣生涯的第一站。
 
懵懵懂懂,只身一人的我,每天上班,下班,去食堂吃饭都只能跟着人流。我的组长和收发是一对夫妻,由于我是新手,组长就安排我做最简单的工序,叫定唛头。那时我对制衣没什么概念,刚出茅庐,性格内向,而且我对金钱也不看中,每天独来独往,也不向别人多问一句。
 
我只知道工资有保底,那会我就权当是计时的,每天重蹈覆辙的就只做那一样,我的简单,自己在怎么慢也快过别人,我就跑去厕所玩手机,一玩就十几二十分钟,一天下来能偷闲个近小时的时间。从没人说过我。
 
也许我天生就不是做这行的料,我手势动作很慢,在加上我是这样想的:不能快过别人,当时我不知道做完手上的工序就要找组长,组长会安排做别的工序,因为制衣是计件的。还有一个自身原因的限制。做起事来就更慢了。
 
我是一个做事追求完美,认真仔细的人,看到裁片有刮痕,我都会跟收发说一下,而收发每次都回了一句令人心寒的话:不会是你刮的吧?我定的唛头每个款都会少几个,组长就认为是我弄丢的,内向的性格使我不知该怎么反驳,每次只能默默的承受别人的误解。
 
待的时间久了,逐渐对这个行业有了认识,我告诉自己再也不能是这种状态,我每天给自己心里暗示,慢慢的加快自己的速度。也许真的是第一印象太重要,有一回我主动向组长请求安排我做别的活,当我对她说完之后,她却突然提高嗓门向我吼道到:你说你会做什么,你什么都不会做。我默默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也许是她后悔了自己说出的话,她立马走过来教我做别的,她这是哄我的意思吗?这是屈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停下手中的活,走过去对她说,我要请假。她问我为什么请假,我说不舒服,心不舒服,接着就吵起来了,闹得动静蛮大的,这次事件彻底导致我辞工,刚好做了三个月。
 
第二间厂是我自己找的,也是独自一人进的厂,跟第一次不同,我对制衣有了兴趣,虽也是一人独来独往,不在像在上一间厂那样感到独孤,对自己有了更多的自信,有了这份热爱,即使我不适合这一行,也让我坚持了下去。
 
这是一间纯计件的厂,没什么福利,一个月只放两天的假 ,我分配的组的组长蛮好说话的,组上的新手有五六个,他们做事都比较毛躁,专挑好做的做,在他们的反衬下,组长更对我格外的看重,每隔几天就会教我新工序,而且只教我一个新手,虽然每个月工资不高,但我也乐此不疲。
 
本身我就是慢热型的人,一个没做过的新工序,别人也许半天就能上手,哗啦啦的三下五除二就做完了,而我却要一个星期。时间久了,所有人都认为我手势太慢,完全不适合做制衣。老员工是在看不过眼,纷纷好心的劝我辞工,我听了一直都不为所动,我觉得我在这里还有很多可以学到的东西。他们看我丝毫没有要辞工的意思,又纷纷提了些建议给我,一些让我叫组长教我学专机,一些让我叫组长安排给我做固定工序。之后,我如愿的学会了锁边车,可也还只是打杂。
 
半年后,有人辞工,有了空出来的工序,组长就安排给我。日复一日,我就只做那一个工序,做完后,组长也只安排我做熟悉的工序。
 
当初五六个新手也都做熟悉了,他们本身做事就快,所以他们的工资有所增长,而我却一直原封不动。有了对比,他们开始嘲笑我,把我作为他们的谈资。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我知道只要敢想,就一定做的到,时间问题而已。我每天都在想怎样才做的快。
 
狠,一定要踩的狠,这是我领悟出来的要诀,就像做人一样,那些性子犹犹豫豫,婆婆妈妈的人怎么做的出一番成就。
 
两个月过去后,我的速度突飞猛进。这反而让我觉得没意思了,反复思考,这里已经没有让我可以学到的东西了。所以我递上了辞工请求书。
 
即使我卖得是劳力,我想要的也绝不是只是钱,更重要的是,这个环境能否让我有所提升,能力也好,为人处世也好,总之包含方方面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