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教育 > 教育快讯 >

你真正的原谅了小时候的自己,才不会继续受童年捆绑

2018-04-16 21:13:41 杭州在线
原标题:你真的原谅自己了吗?——所谓命运,学名叫作“童年补偿”
作者  阿芷Viola
 
自从做了咨询,玩了占星,听到最多的问题是,你干了这行是不是看谁都有问题。我说,是,除非你在真空保温箱里长大。但有问题,不代表病态,否则最赚钱职业top10精神科医生肯定榜首。人人有问题,不代表人人有病。就跟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医生,也是两个概念。遇到真正病理范畴的案例,我会劝其去医生那里,所以接触的案例都是正常范围内的“问题”。
 
其中几乎算作是“国民问题”的,就是补偿机制。国外不好说,至少在中国,80-90后这代人,这个机制尤其运行得十分顺遂,完全走出了教科书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不想评判时代,以及时代造就出来的那代人再去抚育下一代时所呈现出的“普世时代病”。只是不能不说,大饥荒的年代过去之后,中国人仅仅在口粮上慢慢富足,而精神上的漏洞百出正在我们这代孩子长大之后像时代画卷一样“哗”的就被展开。我们被推上舞台,但我们并不“正常”。
 
什么叫“童年补偿机制”,简单来说,就是个闭合的循环链,被困其中的人,如果没有正确的认知和专业的帮助,不可能有出路。刚研究亲子关系的时候,老师总说,童年,是成人后出现的98%的问题的源头,摸不到方向的时候,往童年找,准没错。后来,我思索这句话时觉得汗毛倒立:这证明98%的人,被困在循环链里翻身不得,很可能要为儿时的某个瞬间献上一生。不要觉得这些人遥远,他们就在我们身边,是亲人、手足、朋友、知己、同学、同事……也不要觉得自己孤独,因为“98%”这个庞大的基数,让我们陷入同等的困境。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很多人都看过的电影。实际上那是部心理和灵修圈里出了名的解析童年补偿的片子。女主松子由于在童年时期遭受父亲的冷漠和忽视,成年后结识了多个男人,却全部与父亲对待她的方式如出一辙:暴力与抛弃。她在关系里超额付出,想要索取对方一点点的温暖,却屡屡变成悲剧。
 
她看起来最恨的人是父亲,不惜离家出走,结果毕生找的所有男人,都像极了“父亲”。
 
这个循环链是如何产生的?先看她的表面诉求:需要爱。这一诉求在儿时持续被忽视,导致她恨的人并不是父亲,而是无法得到父亲关爱的那个自己。而受到童年缺爱的创伤,导致成人后的松子,也并非继续需要爱,她真正的内心诉求是:原谅那个得不到爱的弱小的自己。
 
人心的真正渴望都与自我相关,是自己能够给自己的东西,与外力无关。之所以披上了外力的衣服,是一种自保——“是别人给不了我,是别人的错,总归不需要自责。”
 
于是这个潜藏着的诉求,让她不断重复童年——“我要原谅自己,就得不断遇到像父亲那样抛弃我的渣男”。当然,这句内心独白她自己意识不到,不断想要被暴力和冷漠对待的深层动机她也绝对察觉不到,能被她感觉到的只有:怎么这么倒霉,又遇到了家暴男!命运待我不公,怎么总让我遇到这样渣的男人!
 
接下来就是:我不够好,我太弱小,太差劲……
 
意识全盘接收了她的自责,又开启了“寻找自我原谅”的诉求,她又有了一次遇到渣男的机会。
 
循环链的运作,非常完美。
 
其中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松子小时候在父亲面前做了鬼脸,冷脸的父亲终于笑了。她记住了那个笑,也记住了那个让父亲高兴的鬼脸。于是她在男人对她拳脚相加的时候,做鬼脸;在男人要抛弃她的时候,做鬼脸;在男人辱骂她是个笨蛋的时候,依然做鬼脸……鬼脸的动作是一把棉花钥匙,她企图用它自救,但毫无力度。童年补偿机制在她的人生里几乎没有破绽,像锁链一般,绑死了她的一生。
 
想破掉这个锁链,首先要意识到补偿的核心。
 
当一个人屡次遭受同样的打击3次以上——比如总会为人际关系而烦恼,一直很难处理好;比如总会被伴侣劈腿;比如总是不会保持长久的情感关系,谈着谈着就倦了;比如总是家暴别人或者被别人家暴……如果相同的问题一直出现在自己身上,那一定不是你“遇人不淑”或者“还不够成熟”,很大可能是补偿机制在运作了。
 
你要做的是,把眼前的事情先撇开,静下心,放一段舒缓的轻音乐,把回忆慢慢送到二十年前(或者更远),想想4-7岁这个时期,有没有经历类似的事情,有没有父母、家人、一起玩的小朋友、或者老师给你造成了与现在相同的挫折……再把时间点调到8-12岁这个时期,有没有?再往近处,13-16岁呢?
 
就算不借助催眠,只要有耐心,正常人都可以记起16岁以前遭受过的相似的挫折点,而且都不止一件事。
 
找到循环点之后,就像上文分析松子那样,去试着与自己的心来一场诚实的对话:你真的只是恨外界,还是讨厌小时候对这一切无能为力的自己?
 
有了“我的童年机制在循环”的认知之后,你会发现,人生的境遇可能有点不一样。当然你不会立刻就从这个怪圈里跳脱,但至少,当再一次重复悲剧的时刻,你可以告诉自己:又重复了这种不好的事,是因为我“需要”这件坏事来成全我心底的真正诉求。然后问问自己,可不可以不再需要?
 
当然,如果有专业咨询师的帮助,你会更快更准确的看到那个导致循环的诉求点。但想要自己“放弃内心的真正目的”,都得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和解——与童年的自己和解。你真正的原谅了小时候的自己,才不会继续受童年捆绑。
 
到此,过去才真的能成为过去。
 
不过也不必过于担忧,记住98%这个高额基数,人人都要经历一段毫无自保能力的童年,跌跌撞撞成长,内心受到过的创伤几乎没有痊愈的可能。千疮百孔而不自知,直到成年后补偿启动,才觉得人生好像有某种类似命运的东西推动前行。要相信人人如此,难有例外。只是作为大人,会将自己伪装成不同样子,但全部敞开后,你会发现那些受过伤的痕迹全部长成一个样。
 
对有了孩子的父母们来说,也无需特意规避孩子会遭受的创伤(你也做不到),只要能尽力避免自己成为他们的创伤源,或在事件之后,关注到孩童心理层面,及时用爱去抚慰,用成人式的引导教会他如何“自助”,这个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