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教育 > 资格考试 >

骄傲的我是如何报考教师资格考试的

2017-09-10 19:50:01 杭州在线
九月五号,教师资格考试报考时间的第一天傍晚,我草草地填完个人信息,上传一张去年冬天拍的照片,不到两分钟就完成了报名,等待审核。真的很简单,父母最近半个月几乎每天都要提醒我千万不要忘了,然后还会强调一遍在教育局工作的远房亲戚,听他们的语气,几乎让我觉得我唯一的出路就指望这个了(实话实说,我还真的无法反驳),三婶的妹妹在教育局上班的终极使命就是为我搞到教师编制似的,我总是漫不经心地答应,但心里是很认真的思考,每一次提醒,都把我从想放弃的边缘拉回来,重新审视眼前的局势和自己的年龄——然后我捡起那几本红白相间的香山辅导书,再从第一页看起。并不是此证有多难考,我毕竟打算报的是初级中学,毕竟也是曾经的学霸,虽然不是师范专业毕业,但自己对学生、对英语的热爱从来没有减过分毫,对家乡传统的教育模式和缺乏能力和师德的老师,也是一如既往地恨之入骨,自认为在教书育人方便,还存留一点天分。

只是不愿意认输罢了。几年来我一直暗示自己,只要我踏上了教书育人这条路,就算是输了,妥协了。自欺欺人这几年,到头来还是得重新来过。
毕业前一年,一位大学室友约我考教师证,他是为了教师安稳的工作和异常多的假期。我曾流露过对教书的喜爱,和他关系又一直很好,所以他劝了我有三四次,我都断然拒绝了,我说,我不要安逸的环境,从一个象牙塔跳回另一个象牙塔,外面大千世界,无数舞台,应该尽情施展抱负,兴许前途无量。当时是这个意思,我当然没有说得这么文绉绉,这是后来无数个失意带给我的表达习惯。他后来拿到证了,显得轻松自然,我想,他这么帅,也很聪明,但就这样定了终身,真有点悲哀。不久之后,我就在一家外企实习,后来签了它的offer,当时全校有十个人一同加入这家公司,一起培训了三个月,就像其中一位同事经常挂在嘴边的那样,“我浑身都是劲!”,一点都不错。培训结束后,每个人被分到不同的城市,我去了上海。
当真正开始上班之后,才发现,大城市,大公司,大品牌其实都和自己无关,我只不过是守在复杂的大都市里的一片小天地,每天做重复的事,技术含量就是那么多,要么明天掌握,要么就是后天,像井底之蛙。日常问题永远解决不完,使人把心操碎,可每一次静下来思考就会发现,其实就是那几类问题不断地循环、变换花样考验你,历来都无人能够解决,因为那触及到公司的内部制度,而想要深入到制度,就得先把这些问题解决才有资格。不到一年,热情被消磨得只剩下赶地铁了,渐渐地,出租房里,工作方面的书被文学著作代替,我不知为何忽然喜欢上了张爱玲的小说,夜晚抱着她的文集,看完几页才能入睡,渐渐看得情绪低落,直到意志消沉才赶紧罢休。一个月后,我提出了辞职,当时依旧在想,外面有机会无数,无尽的可能,不能拘泥于自己擅长什么,喜欢什么和专业范畴,这些都是那些胸无大志的人给绝大多数人建造的灯塔,免得他们在大海里迷茫,而真有远见之人,需要的是自己的雷达,打破这些束缚,大胆地尝试,方能发现新天地。与此同时,我的许多好友已经在名校读研,交大,中科大,中科院等等,这更让我坚信,按部就班的工作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于是,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销售。销售不需要口才,需要一颗真诚的心,不需要交际能力,需要大胆的前行——不知道为何,总有业内人士这样对我说,许多业务高手,年收入几十万上百万的牛人也总给我这个感觉。我很真诚,很大胆,口才差,不懂交际,这些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一样,而且一路绿灯也准备全都给我开好了似的,就像另一个楚门的世界。当然,也许那的确是真理,只不过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吧。
反正在我这里是完全不应验。我先后卖过家具,卖过英语培训,卖过大型空调,卖过房产,卖过保险,还曾经试图卖食品,一开始总是踌躇满志,但几个月下来,一直都在生死边缘徘徊,收入一直只够在上海生活下来,每次如此,我就异常急躁,就要怀疑,自己虽然极其“适合”做销售,但选的行业是不是出了问题?对自己就是这么自信。产品出了问题,那我就换一个,总能遇到对的,直到遇到对的。有一天家人忍不住问我,工作还好吗,我回答说,还可以吧,你们不用担心。然后老妈又问了一个她似乎憋了好久的问题:你说实话,你还在那个公司当工程师吗?我竟忍不住要笑了出来,我都离开那家公司快两年了,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有时候早晨起来,我自己都还以为还在那里上班——如果你想瞒住所有人,你必须先让自己相信。所以我保密工作做得极好,这算得上一件很成功的事,一件很成功的事来说明我有多失败,就拿这点来说,就感觉很搞笑。
其实那次老妈打电话来,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想问我工作有没有换,真实目的是催婚,“好工作”只不过是保证婚姻的一个砝码罢了。女朋友在外地近三年了,我每个月去看她一次,每次看她,都显得不是很愉快,老妈每周都会给她打个电话,越打越没有耐心,生怕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被人抢走,她就渐渐忘了许给我的自由,况且,我对父母也有很多责任,哪里来的完全自由,我自己也很清楚,便答应她尽快和女友结婚,我也确实这么做了,我本打算婚后再回上海继续我的奋斗,直到老婆一语惊醒梦中人,她果然是个聪明人,看出来我工作早就不稳定,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长的婚假,即使有,怎么会有这么安静的工作,一个电话都没有。她问我回去有什么意义吗?你就想这样一辈子吗?她这句话里想表达的并不是很多,但我那天由这句话,引申了好多意思,那晚真的可以命名叫“问自己”,我从来没有像那晚那么怀疑自己,我几乎想到了几十年之后的事,和几十年之后的自己,那时的自己会怎么回顾一生的选择,又为了什么而背离真实的自己。
你以为就这么完了?没有。我在老婆的建议下,在家乡的城市定居下来,然后我阴差阳错地加入了保险公司,又要重新来一遍的气势。那年,我的好朋友们,从他们的名牌大学研究结束,研究生毕业了。
“保险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公司里面人人都这样讲,据说,人们要么同意这个观点,要么就已经离开了公司,人们要么是在成为人生赢家的路上,要么早已离开了公司。反正就是那个道理。我不想被打鸡血,但我确实比所有人都勤奋。长期留居外地,家乡早就没有了人缘可谈,我便疯狂地陌生拜访,在医院病房里挨个询问,去医生办公室找主任,去银行等行长,去工厂见老板,见鬼捉鬼,见魔擒魔。几个月下来,我积累了一百多位意向客户,但它们都是等待成交状态。有一天,我急了,便开始催单,去回访,去客户家里、店里谈,但他们都用冷冷的态度对我,或者根本不再理会我,终于,我遇到了一个坦率的女人,她这样对我说:“你很优秀,很专业,可以说是我见过最专业的保险代理人,很大胆,很勤奋,擅长表达,擅长揣摩别人心思,这些都是你作为一名业务员的优势,祝你成功。但是,我不喜欢你,而且我跟你说,同病房的那几个人,都不喜欢你,我当时还特意问他们,不喜欢你哪里,他们竟然都说不上来,就是不喜欢,我也说不上来。你很友善,也显得真诚,也是一副善良帅气的面孔。真是这样。”这番谈话,真如一个焦雷轰下,原来是这样!不管为什么会这样,但原来是这样:这难道就是这两年来,销售之路屡战屡败、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的原因吗?
自那天后,我经常反省,我为何会给人那样的感觉,我问我老婆,她说,她很喜欢我,这在意料之中;我问朋友们,他们说我挺好,也挺喜欢我,我还问过爸妈,他们觉得我精神受挫,便赶来看我。讨厌我的,貌似只有我的客户们。
九月六号下午,我登录教师资格考试网查看报名审核情况,未通过,原因是照片不合格,我看那照片,确实有点不严肃,背景乱七八糟,眼镜也因为变色而显得有些灰暗,只能看清一只眼,另一只眼,带着戏谑,令人很不舒服。八号是截止报名的时间,但我却懒得重新报了。我思考着一件事,想让这件事成为我与过去分隔的界线,坐在电脑旁,我想到了清理电脑,把电脑里所有的关于之前工作和生活的文件全部清理掉。最后,我在一个隐藏极深的文件夹里找到了我大学时期写的几篇小说,我把它们重新读了一遍,回想起大三时期,初恋女友张惊梅看完我写的这几篇文章后对我说的话,她说,她喜欢这个爱看书、爱物理、爱历史、爱讲笑话爱吹牛的我,可是就是不喜欢我的文章,不喜欢文章里的我。我问为啥?她说:“你的文章,实在不像真的你,看起来总是想讨好别人。”
原来是这样!这几年所有问题的答案,竟然在五年前惊梅给我说的那句话里。
如释重负。我对着电脑发着呆,努力回想惊梅的模样,可她就像远方的雾,乍一看,如丝缎般清晰,可仔细瞧,就一点也分辨不清了。我穿上衬衫,打了领带,披上西装,摘下眼镜,以白色的墙壁为背景,让老婆帮我拍了一张照片——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重新报名吧,哪怕一天里审核十次都不通过,也阻挡不住我的脚步了。我绝不再做那个隐藏自己内心喜恶,努力讨好别人的人,我只做最真实的自己。失败就失败了,成功就成功吧,自己的是属于自己的,那么失败与否,就不应用别人的结果来评判。我确实妥协了,从过去的角度来说,也算是认了输,不过在夜里睡觉前,我还是喜欢暗示自己,最好还是保留点骄傲,即使没有任何骄傲。但回归自我,不再自欺,向自己所爱妥协,应该是毕业以来最成功的一件事了吧。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之前,我也从来没有成功过。
作者:看蟋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