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教育 > 素质教育 >

对陌生人多一点善意真的就那么难吗?

2017-08-09 19:08:28 杭州在线
/1/
八月的长沙,虽已入秋,但太阳依旧狠毒得令人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都发颤,从早上六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七点半,热辣的阳光一出场就像暖场的舞女,从头到尾都是摇滚加金属的重头戏,才不屑于考虑人们情绪以及心理承受力的过渡。
 
图
 
所以,每每看到一大帮人一手包子豆浆一边急匆匆往教室赶的时候,我总在想,人群里面到底有多少个真正是为了学习而早起的,不怪我的小人之心,毕竟我之前这么懒散的人都能为了躲避寝室席子的滚烫而麻溜起床洗漱,也许,这高温的空气因子,不过是人们加热了的理想,飞扬在漂浮的尘土里,借着热胀的体积肆无忌惮侵袭人们的大脑与肌肤,逼得人们不得不躁动。
 
钟表的短针刚扑腾到五点的位置,我很自觉的扭头看向小可的位置,同时我接收到了来自对方眼神里的默契:终于又到了出门吃饭的点了!
 
有时候想想自己还真没点出息,明明走的是自己选的路却还不时矫情地表现出被谁禁锢了自由一般,这心理要是搁在古战场,我铁定是个炮灰的角色,战者,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我心理防线不稳固这不就是自取失败的前兆么。
 
我俩打着太阳伞一路慢走,商量着吃什么,其实来去也就只那么几个选择,但就是这么个看着没得选的枯燥话题被我们一天三餐地重复聊着,还真是简单易满足。
 
才走到学校大门收费点,刚好身旁来停了辆小货车等待放行,只见司机操着一口我们听不太懂的外地话向放行的工作人员问路,估计是工作人员也没听懂,司机很急的样子立马改用略微生硬的普通话交流,隐约我听到是学校附近的某个街道,没等司机问话音落,与此同时小货车后面紧跟着驶来了一辆白色车身的小车,突然的急刹使车胎摩擦着地面打破了空气的宁静,还没来得急看清楚是什么牌子的车竟如此霸道,驾驶位置的玻璃突然被人迅速按下,一个长相清秀穿白T的小伙子探出头来就往前面正在问路的司机大吼:“你们到底走不走,不走别拦路!”语气急冲中带着粗鲁,兼杂着脏话,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人真是白瞎了这张脸,脚步不自觉定下看向前面的司机,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上带着劳动群众特有的憨厚朴实,我当时心里莫名不希望他们发生口角,只想工作人员赶快解答司机的疑问,说不清楚那一刻我到底在怕什么。
 
瞎了脸的年轻小伙子吼完后,不过几秒钟,前面的小货车司机就立马启动车子开了出去,而那不知道什么牌子但是听引擎的声音就知道价格不菲的白色车子在它嚣张的主人的指挥下如失控的舰艇般,卷起一阵杂着热浪的灰尘,连车身屁股的影子都没留下。我估计那位司机都没来得及问到情况就被逼走了。
 
吃饭的时候小可坏心眼的跟我说,“我猜那个男的肯定是刚跟女朋友分手。”
 
我回了一句,“还是被他女朋友甩的那种分手。”
 
说完我俩都笑了。
 
/2/
 
上个星期,中午出去校外的鲜肉粉店就餐,这家新开的店子由于粉面有劲道材料新鲜老板又年轻谦逊而在短期内成为学校的网红粉店,唯一的缺陷就是他家店面太小,人多的时候总得在店外顶着太阳等上许久,我点完后在门外的简易折叠椅上坐着玩手机,立马后面就来了对青年情侣,男的点完两人要的粉系后坐在我前方的椅子上,也双双低头刷手机,突然有些感慨这年头的年轻人没有男女朋友不要紧一定不能没有手机啊。
 
大概五分钟后,女的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跟男的说了声先去拿个快递然后就走了,后面来点餐的人越来越多,老板为了确认客人的订单很小心地跑来开口询问一直低头刷手机的男人,“请问你们是还要两份鲜肉粉吗?”
 
男的突然看向年轻老板,眉毛挑了挑,“你觉得呢?”
 
“我不要我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好玩吗?”
 
坐在后面没抬头的我都能感觉到老板在那一瞬间的尴尬与小心翼翼。
 
“哦哦,好,现在就给你们煮。”
 
“我是看那位美女走了以为你们不要了呢。”
 
老板好不容易磕磕绊绊解释完,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结果那男的还不忘给自己一个加戏的结尾,“她走了我就不能吃吗?”
 
老板讪笑着识趣地转身投入食物的生产工序中,听到这男人的话我不由地觉得好笑,心想这人除了喜欢得理不饶人外还附带大男子主义色彩,估摸着他也就只敢在把客人当上帝的粉店老板面前撒撒气,助长下那虚无缥缈的自大实则自卑的气焰,他女朋友在场的时候那语气可是怂得跟宠物犬没二差别呢。
 
/3/
 
我想说的第三个例子,也是就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情,我们对面的宿舍楼进行整顿装修,据说是要新装空调跟改造床位,所以注定了每天我们都要在木屑与机器搏斗的激烈战况中醒来,只隔十米距离的我们能清楚地看到装修师傅们每天在大太阳底下搬木块,扛建筑材料的身影,当然对于他们的赤膊形象也早已见怪不怪,谁都不忍心对着为生活打拼而每日暴晒汗流浃背的师傅出声责备或者背地里给他们扣不注意形象的帽子。
 
假期只有食堂一楼还在开着,老板打的口号特别响亮,“为师生服务,坚守在假期一线。”当然,如果撇开炒菜不放油就算了还不舍得放盐,打菜的阿姨永远练就一手抖鸡功,肉类从来都不是新鲜的每每都让人有股在吃腐肉的错觉,汤是万年不变的海带蛋花料而且舀到底都难得见蛋……这些情况的话,他确实做到了坚守在假期一线,至于服务么,质量态度诚意的提升空间确实很大。
 
其实吃多几次我们也就习惯了,毕竟食堂再多槽点它有一点永远占上风,价格便宜啊,这就决定了大部分学生会在大多时候选择去食堂消费。
 
装修师傅们自然也会就近选择实惠的食堂就餐,那天中午,我捧着饭在打菜窗口来回走了几次都没想好要吃什么,因为每一样看起来都是那么令人没食欲,这时候后面来的装修师傅们一上来就看了一圈好多人就马上点了菜开始坐下来狼吞虎咽,顿时我觉得我是不是运动少了,身在福中不知福,旁边一位矮个子师傅来回看了几次才确定要点的菜,我赶紧看是什么我也好点一样的,结果师傅点了茄子炒肉和爆椒粉丝,然后阿姨收的现金,20。我一愣,这两个素的加起来不到10块啊,我想着兴许是付了两个人的。
 
可是后来的几次,我每次碰到师傅们去吃饭,因为他们没有学校的饭卡所以都给的现金,食堂的阿姨每次都会莫名地多收,比如总共9块的就收十块,15的就收20,发现他们的行事作风就是:我们没零钱找,要来吃饭只收整的。
 
回想起当时那个矮个子师傅,兴许是第一次来食堂就餐,看着肉类菜也还不敢轻易点,毕竟出来干活挣的都是辛苦钱,结果我没想到的是食堂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招,好几次没忍住想出声把卡借他们,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本来他们就属于外来就餐人员,我看似善意的行为也许会扰乱学校食堂的秩序,其实还有一点就是说到底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改变局面,就算食堂很坑但对他们来说也已经比外面的物价来得实惠了,所以食堂的收费潜规则都被双方都默认了,谁都没点破也谁都不指责。
 
我只希望食堂的阿姨们不要像对待我们那样给的那么吝啬,如果可以的话请把从我们这里克扣的量都给他们,至少看在大家同为劳动人民的份上也行。
 
/4/
 
其实类似这种性质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们离我们不远,我想说的是,如果可以,真的多一点善意对待陌生人,绝对不会吃亏也不难做到。
 
谁还不是人心肉长的,汉子强壮的外表里也是一颗为人子女的凡人的心,不只是我们所宣扬的尊老爱幼,其实对待每一个社会独立的个体,我们都该保有一颗敬畏而善意的心。
 
说话语气委婉一点会咬到舌头吗?打菜收钱时公道一点会破产吗?对陌生人多一点善意会掉一块肉吗?
 
不会啊,我们明明可以做个善良的人,我们也曾经遭受过来自陌生人不明缘由的怒气指责,总有需要自己独自吞咽的委屈,可是为什么在我们体会了那种痛苦后在同样的场景却角色互换的情况下,不能换一种做法呢?自私的把自己曾经受过的屈辱换了张面孔后鞭笞在他人身上,我们就真的能得到快感和满足吗?
 
不会的,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心理会扭曲变得病态,社会也会变得冷漠,人与人之间多了份隔阂。
 
人人都懂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可是真的需要自己三思而后行的时候,大多人还是控制不住负面情绪,由于找不到好的宣泄路径,所以觉得对于随意伤害陌生人是最低成本的办法,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对话务员的无由谩骂,真的就有那种无聊得就为了打电话骂人的骚扰用户,宣泄完后还会给服务人员差评,服务人员稍微有点辩解的意图还会被投诉,我想类似话务员这种工作的服务行业,就该建立一个双向评价打分机制,客户是上帝没有错,服务人员的天职是服务客户也没错,可前提是被服务的对象必须是个有底线的人,不能对一个披着狼皮的人也要求服务人员必须得像对待上帝一样对待对方。
 
有时候你以为的说者无意或者仅仅几秒短暂的发泄,不会对别人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可是对听者造成的伤害却永远不是后来的你所能弥补的。就像对于小时候被同学诬陷偷了一块橡皮,虽然后来橡皮被发现只是被当事人放错了地方,当事人也道了歉,可是曾经来自同学们背地里的议论质疑与老师意味不明的眼光会伴随受害人一辈子,成为童年阴影,没有人能驱。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都是不大的小事却都足以令人深思,每天都泡在课程书有很多东西想写却最终一拖再拖,但这些事情我想有写下来的必要。话糙理不糙一点没错,就如那句:如果每个人都多一点善意,世界将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