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社会万象 >

春运:制度之痛,痛彻心扉!

2018-02-12 21:19:10 杭州在线
原标题:“春运潮”是制度之痛
作者  东方翰
 
        据国家发改委称,2018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29.8亿人次,流动量之巨为世界所仅见。这些旅客绝大部分是回家过团圆节的。团圆的前提是分离,为什么要分离?一家人异地而居,是个人选择的自由。但如此海量的分居就绝非正常了,而是叠加了制度的代价。
 
        排在头位的,是户籍制度的原因。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颁布,包括常住、暂住、出生、死亡、迁出、迁入、变更等7项人口登记制度。以法律形式限制农民进入城市,限制城市间人口流动。其实是剥夺了宪法载明的公民“流动和迁徙自由”,阻断了“家随人走”的便利,造成诸多亲人之间因工作、生活的异地分居。
 
        第二位的,是城乡“二元经济模式”。新户籍制度在城市户口上长期附着了粮油供应制度、劳动就业制度、医疗保健制度、教育制度、福利制度等十几项制度。现在象粮油供应等制度已经失效,但这套体系以巨大的排他性将城市与乡村隔离开来,把农民排斥在市民福利之外,变成了二等公民。1978年经济开放以后,农民涌进城市务工经商,数量高达1.5亿。因为权利不平等,无法获得永久居住、子女就学、退休养老等权利,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做“候鸟”。
 
        第三位的,是农村的土地制度。中国的土地制度,经历了“土改”剥夺地主,再用集体化运动剥夺农民的过程,致使所有农村人口都丧失了土地财产权,因而也就堵死了农民将土地做为资本投入经济活动的通路。农民只剩下长期承包的土地使用权,成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命根子。最近一些地方推出户籍改革试验,引导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换取城市户口。农民又怎敢撒手最后一根稻草,净身出户,两手空空地去趟城市的大海?
 
         这些人为设置的障碍,让老少骨肉分离、让夫妻劳燕分飞,让一家人平平常常的日夜相守成了奢望。只能在一年一度的节日踏上千里归途,汇聚成世界奇观的“春运潮”,演绎一个长久制度性伤口的暂短愈合。背后隐藏了几多老父母灯尽油枯的企盼,小儿女撕心裂肺的挽留?制度之痛,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