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创业资讯 >

叩响生活的新意、一个姑娘和三个男人的玩物志

2017-09-14 12:29:19 杭州在线
叩响生活的新意、一个姑娘和三个男人的玩物志

“为自己真的喜欢的事情去付出。虽然它现在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对于我们,能做好这件小事就够了。”
说这句话的是舒语姑娘,她口中的我们是她、猴子、小杰还有小荀。决定写下他们的故事之前,我曾经问他们:“你们希望我怎么形容你们?”

几个男生支支吾吾,倒是舒语姑娘开了口:

三个爱陶艺的大男孩加上一个喜欢生活的小菇凉。

和舒语姑娘相识是因为办公室的小伙伴多了起来,以往的茶具不太够用。在痛苦的挑选过程中意外的发现一家叫做《玩物志》的小店。这儿也是舒语姑娘和猴子他们故事开始的地方。

一开始,舒语姑娘还是一名国企的客户渠道负责人。猴子、小杰和小荀也还在各地为生存而斗争。对了、他们三个是大学同窗,毕业之后为生存各奔东西。

一次普通的同学小聚,从大学生活的点滴聊到生活的不易:创业坎坷、工作无趣。被压抑的情绪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酝酿他们命运的转折。小杰是个暴脾气:我TM再也不想给S13甲方服务了,老子要自己干!

桌子一拍好像阻挡酒精上头的最后屏障也被打破,同时被冲破防守的还有之前所有的顾虑。记得吗,在大学的时候我就想自己创业、还和你们说好一起。可惜…”小荀搂着猴子的肩膀。猴子沉默许久抬起头:“干原创应该也能赚点小钱,够养活自己了吧。”

就这样,三个人一起找到大学毕业后继承家里模型工具生意的同学。理想从来不会十全十美,学生时代有共同理想的好友并不能够加入他们。但是因为这句话,毕业后两年挣得20万朋友全拿给了他们。

“我干不了,你们记得带上我那份一起。”


三个人就这样开起了自己的陶艺工作室,还取了个十分有趣的名——《玩物志》。没有辜负自己瓷都陶院毕业的文凭,也没有辜负好友的信任。他们的手作受到了一部分人的喜爱。可是这还不够。原创的天敌在瓷都肆虐,他们理所当然的没有继续幸运下去。

工作室准备出售的第一款产品(由两种不同材质的陶土混合烧制的绞胎泥咖啡杯),再即将出售到一千件的时候居然有十多个“可爱的竞友”做出了外观相近的产品来竞争。当然,山寨的产品的质量惨不忍睹。很快苦心经营的小市场被暴力瓜分,甚至直接对客户温床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信任伤害。尽管他们努力研发新的产品进行挽救,但是剧情并没有看到丝毫的转机。一次、两次、三次……他们被暴力竞争按在地上摩擦。本来就不是很充裕的20W友情投资也快损耗殆尽。

原创作品从出品到被市场接受需要接受的挑战本就艰巨,原创工作室的精力更是有限。虽然他们在作品的质量上竟可能的小心翼翼的对待,但是被蒙蔽的客户并不知道。幸好,几个人虽然饱经摧残后虽然面对破产却不自知。“我们这种小作坊有什么破不破产的,临死前再干一票吧。”

这个时候,舒语姑娘出现了。休假期来到传说中的瓷都旅游的她看中了几个大男孩做的茶具。长期在国企办公室重复无趣工作的舒语对这种手工经济模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向客户和朋友疯狂安利的她很偶然的为当时垂死挣扎的小店带来了“天价”订单。同时她也被这种带着设计师独特痕迹、流露特有温度的产品所折服。

一直嫌弃生意场上太复杂想自己做点小生意的舒语姑娘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在帮助他们向自己客户推销产品的同时,强烈要求他们把自己拉入伙。(还臭不要脸的要当形象代言人,猴子说的。)就这样小团队迎来了最重要的转变。


舒语姑娘带来的不仅仅是抢救他们最后一口气的大批订单。最重要的是,舒语姑娘在了解了详细的情况后强势的要求他们改变经营策略:

从只靠工作室出品到联合其他原创工作室一起出品。

其他工作室有着同样保守山寨折磨的经历,所以大都愿意将产品提供给懂得他们的人。也因为这种工作室的联合,让山寨厂家猝不及防给了他们一段发展的时间契机。工作室的销量逐渐提升上去,慢慢的苟活下来也打好了基础。现在《玩物志》已经逐渐发展起来,偶尔有空闲时间大家也会自己画点瓶瓶罐罐练手。当然这些是完全不会当产品销售的,用舒语姑娘的话说:“要留待有缘人。”

或许手作就是有能够让人沉静下来的魔力。就连当初躁动的少年都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冰凉的啤酒换成了温润的清茶,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所流露出的温度也变得越发能够暖人。
或许经历手感/力道/和经验智慧塑造成型的器物是会产生一定生命力的吧。我不懂什么是艺术,但是我一直就偏爱手工手工制品。大概打小在瓷都生活的我,通过这些手工制品可以短暂的回到生活最初最原本的样子。即使你让我表达的时候我会词不达意,但是却能真切的感受其中的情感流露。后来舒语姑娘告诉我,

因为那些物品的背后是一段生命的时光。

曾经亲历设计图纸和研究配方不易的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被抄袭那么多次他们都还要坚持下去。也曾经疑惑为什么舒语姑娘明知行业萧条却强行入伙。
可直到这一次想要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在争取他们的意见的时候才终于向他们正式的发出询问。然后穿着一身素色亚麻装喝茶的猴子在数年后给了我一个极不正经的回复:

“因为我们和他们G点不同。”好吧,答应舒语要保持他们正面形象的我还是勉为其难的帮他们翻译一下:

“他们享受入账的快感,我们享受成功出品的喜悦。”

当初和舒语他们竞争的“可爱竞友”已经不知在何方,当初被生存催的暴怒少年也学会品味茶韵。看着他们拿起画笔专注的神情,想起舒语说的留待有缘人,突然有些感慨。

或许创业最美好的的结局,就是找到自己。
作者:CEO周公子